不能读取jquery
English Deutsch 无障碍浏览工具 去除导航
科创同心圆 |“剥洋葱”式转型:上海老工业区如何逆袭
2016-11-25

就像洋葱,剥开时会流泪,但越往里却越香甜。既是营养,也是美味。


11月初,40岁的裘勇刚把自己的公司从桂林路上的办公室,暂时搬到了一处刚开幕的创业空间。两处地点都位于徐汇漕河泾开发区,不同的是,后者是由徐汇区政府、微软中国和仪电集团三方合作打造,名为“云赛空间”(i-Lab)的双创社区。

徐汇漕河泾开发区华鑫商务中心。漕河泾开发区 供图

去年夏天,裘勇刚辞去了外企中国区高管工作,来到漕开发开始创业;今年10月,他的公司“米尺网络”成为“云赛空间”首期招募的团队之一。然而,在他心中还有一个更大的“小目标”: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微软加速器上海的一员。

 

与此同时,10月中旬,已经确定进驻漕开发的微软加速器上海宣布开始首批项目遴选,12月将揭晓这10余个“幸运儿”团队。微软加速器的正式投运,标志着漕开发的转型也进入了“加速期”。从“工业制造”到“工业智造”,以漕开发为代表,一批上海老工业区正通过战略转型,开启一场集体“逆袭”。


 


 

盛年转型,找寻第二人生

 

裘勇刚说,自己在美国企业工作多年,虽已任职大中华区总监,但职业生涯也同时触到了“天花板”。加之美国公司坐拥强大的互联网技术,却并不专注中国市场,“但我却想为中国企业实现梦想。”

 

2015年初,已经萌生创业想法的裘勇刚在美国参观了一家名为“Sight Machine”的大数据公司。当看到物联网技术让工业机器连接上了互联网,可以实时传送不同的数据给不同部门,工厂也就此变得富有智慧,裘勇刚说,自己开始确定究竟想做什么样的企业了。

 

于是,同年夏天,他毅然辞职,与另外两个也是半路创业的70后一起,在漕开发创办了“米尺网络”。公司选址漕开发,看重的是这里深厚的电子信息制造业根基。眼下,创业刚满一年,“米尺”已经迎来了好几家世界500强客户。

 

和裘勇刚一样,年近50的白沉莹已经在金融行业工作20余年。这位在中国银行和加拿大丰业银行都曾长期从事技术和管理的“银行人”,今年7月却突然辞职创业,与同样已经“年纪不小”的“金融人”谢铁军一起从事贷后管理平台的开发。目前,他们的创业项目“蓝调空间”也是“云赛空间”的第一批孵化对象。

 

“我们进行二次创业,漕开发作为上海最早的产业基地,不仅有成熟的管理架构和服务流程,而且也到了二次创业的时候,相信这里有最适合我们的机遇。”

 

白沉莹的这番话,道出了近年来创业者不断在漕开发积聚的重要原因——相比其他园区中大学生、社会新鲜人巨多,漕开发有发展成熟的电子信息产业,更有成熟的创业者。他们有深厚的职业背景,来自丰富的职业领域,中途创业并非因事业不顺而选择“人生伤停补时”,更多的是希望通过创业,找寻自己的第二人生。

 


 

专注优势领域,形成创新生态

 

杨浦创智天地。杨浦区政府 供图

事实上,园区、企业与创业者一样,虽逢盛年,却也面临转型。

 

建于1984年、1988年获批上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漕开发,在之后的十几年中,一直以微电子工业和制造业为主导。进入21世纪,漕开发开始逐步向现代服务业转型。“上世纪九十年代,工业产值占漕开发总产值的80%,服务业只占20%;现在,完全倒过来了。”漕河泾开发区园区服务中心负责人表示。

 

在漕河泾开发区,仪电集团是国企中当仁不让的“老大”。从1960年其前生上海市仪表电讯工业局成立,到2015年正式成立集团公司,上海仪电的产业版图从工业仪表制造,发展到了融合信息服务业和电子制造业、以“物联网”和“云计算”为特征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主体。其中,“INESA云赛”就是仪电着力打造的信息服务业品牌,“云赛空间”遴选的团队也紧紧围绕着这一主题。

 

“国企看似安稳,但市场瞬息万变,‘大象’也要做出改变。”仪电集团战略企划部总经理李鑫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成立双创空间一方面是满足仪电向服务业、数字化转型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希望创新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的加入,能与开发区原有的大企业产生火花,共促创新。

 

仪电集团背后映射的,其实是漕河泾东片区的整体转型。对老工业区来说,成立众创空间、吸纳创业团队,是激活血液最“实惠”的方式。但近年来,众创空间也面临理性回归,如何专注优势领域,形成良性发展的创新生态,让不少老工业区大伤脑筋。

 

改变物理空间,“老厂房变园区”是许多工业区跨出的第一步,接下来就是专注自身定位,谋求转型。

 

在上海市中心西南角的徐汇,仪电把自己位于漕开发的多处老厂房改建成了科技园区和创业天地;而在上海东北角的杨浦,中国纺织机械厂的旧厂房摇身一变,成为长阳谷园区,制造业和重工业气息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结合杨浦丰富的高校资源孕育而生的以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电子商务为主的互联网TMT产业,以及以建筑设计、工业设计、咨询策划为主的设计咨询产业。

 

成立于1992年的上海市市北高新技术服务业园区,前身是市北工业新区。近年来,市北高新紧紧围绕“四新”经济,着眼于新一代信息技术、检验检测、节能环保等新兴产业以及高端的专业服务业。从早期承载上海污染企业“三废转移”的功能,到如今集商住地产、园区配套设施、园区增值服务、园区产业投资、园区品牌输出等多种运营功能于一体,市北高新不仅成功摘掉了“工业园区”的帽子,还获得了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等三家研究机构共同颁出的“2015中国产业园区品牌价值TOP10”。

 


 

“剥洋葱”式革新,越往里越香甜

静安市北高新区。市北高新 供图

浦东金桥是上海最为老牌的出口加工区,也是浦东开发开放三大“先锋区”之一,另两处就是陆家嘴和外高桥。然而,近年来随着全球产业链的结构重组,金桥引以为傲的加工制造业面临巨大瓶颈。

 

为了尽快淘汰低端产能以适应制造业新格局,金桥开足马力布局先进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同时,这个老牌加工区还开始涉足新能源汽车、智能制造以及互联网信息产业。最拿手的制造业依旧是金桥产业发展的核心,但外圈已经逐步形成多个层级的产业发展体系。

 

类似“剥洋葱”式的产业革新,在上海多个工业区都有迹可循。在漕河泾开发区,以微软加速器为核心的微软创新生态圈已经落地,未来将带动“云赛空间”等双创社区的实质性发展。而在创新生态圈外,还围绕着仪电集团这样的国企资源,以及腾讯上海分公司、星环科技、安某电子、游族网络等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领域的顶尖企业,推动漕河泾开发区东部创新生态圈的形成。

 

漕开发以“智慧城市”为引领的信息服务业,市北高新以大数据为载体的专业技术服务业,长阳谷以互联网TMT和设计咨询为主导的产业结构,以及金桥从出口加工到现代智能制造的深度转型,这样“确立核心产业、找到核心企业、再聚集一批上下游企业”形成产业生态和产业链的转型模式,让上海老工业区不仅走出了物理空间腾笼换鸟的第一步,还更进一步,踏出了由质变到“核变”的重要探索,成为上海科创中心建设重要的支撑。

 

就像洋葱,剥开时会流泪,但越往里却越香甜。既是营养,也是美味。

(《上观新闻》2016年11月24日

分享到:
标签:
相关信息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地址:江浦路549号     电话:25032066     邮编:200082

    沪ICP备11018171     沪公网安备31011002000548号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上午8:30~下午5:30

    Copyright ©2008-2016 SHANGHAI YANGP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