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邂逅詹同
2017-11-04

■ 赖云龙 文
  詹同,别名:詹同渲。原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一级导演兼美术设计,当代著名漫画家,荣获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授予的“中国漫画金猴奖”荣誉奖,参加过四十多部影片的美术设计工作。詹同也是中国第一条铁路干线——京张铁路设计和负责建造的詹天佑的孙子。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和他有一次“神遇”。
  1984年4月天,春暖花开的时候,在大学读书的中学同学阿达,公派去日本留学,我们五位要好的同学为他饯行,以示祝福和惜别。其中邱利明同学的亲戚在刚刚建成不久的“上海宾馆”任经理,我们几个同学相约晚上在这个宾馆二楼聚餐。
  “上海宾馆”是改革开放后上海第一家由中国人自行设计、建造和管理的现代化酒店,高30层,超过曾保持“远东第一楼”记录半个世纪之久的最高建筑——24层的上海国际饭店,在上海滩曾经引起过一阵赞叹。在改革开放后新建的上海宾馆内,为只有改革开放后才能有机会出国留学的中学同学送行,尤有意义。
  当时,聚餐在宾馆二楼一个不大的大厅,里面放着几张圆台面,人也不多。聚餐不久,发现邻桌围着不少人,年轻好奇的我们就过去看,发现很多人在请人签名,我问旁边一个中年妇女,他们是谁啊?她回答:“小青年,杨飞飞、毕春芳,侬晓得吗?”
  因为我的父母是宁波人,又爱好沪剧越剧,所以我自小常常听到过这两个名字,杨飞飞、毕春芳原籍都是浙江宁波,杨飞飞是“我身只为沪剧生,留得杨派在人间”的沪剧表演艺术家;毕春芳是毕派越剧小生流派创始人、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她俩在我的父母一辈中拥有超多“粉丝”。我再一看,一个熟悉的面孔跃然眼前,“牛犇”,对,是他。我看过由著名导演谢晋执导,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的电影《红色娘子军》。以前,八个样板戏看腻了,所以文革结束后的初期,《洪湖赤卫队》、《红色娘子军》等经典老电影重放,令人耳目一新,百看不厌。脸型很有特点的牛犇在《红色娘子军》中饰洪常青的通信员小庞,戏虽不多,但表演令人印象深刻。
  我们几个同学也想签名,欲到设在厅内的柜台上买明信片,营业员说要用“外汇券”,我们都没有这券啊,要知道,这是那个年代的“稀有品”,要是有,也由父母掌握着锁在五斗橱里,哪里会由我们小青年随时带在身上。后来,还是通过邱利明同学的那个经理买了一套,大家才分到了一张。我们拿着明信片,急匆匆的,请杨飞飞、毕春芳、牛犇等签上大名。签完名后,牛犇对我们说:“小伙子,你们应该请他签名。”透过簇拥着等待签名的人群,循着牛犇的眼光,我才注意到牛犇同桌还有一名儒雅的男子,五十多岁,瘦削挺直,身穿合体的中山装,戴一副玻璃眼镜,气定神闲和颜悦色看着签名的众人。请他签名时,他非常专注,举笔信手涂抹几下。签完名后,我们几个同学手持明信片面面相觑,一时看不出绝对有特色、与众大不同的签名是什么字。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詹同!”我首先认出来签名的字是詹同,因为我无数次看过他的儿童读物彩色连环画《猪八戒吃西瓜》、《龟兔赛跑》,《人民日报》漫画增刊——《讽刺与幽默》常常有他的漫画。
  以后,随着年龄增长,阅历增加和信息量的扩大,知道他是上海美影厂“三剑客”之一的中坚人物。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由他画的连环画《猪八戒吃西瓜》获1980年全国少儿读物美术作品一等奖。生在北京,生活工作在上海的詹同,是广东南海人。其祖父是“中国近代工程之父”、“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
  岁月流逝,青春不在。
  当年去日本留学的阿达同学,如今是上海名牌大学著作等身的教授。已是花甲之年的同学们年年聚会,相逢谈笑间,三十余年前在“上海宾馆”相遇詹同请他签名的幸事,还是时时说起的话题。他潇洒签名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雍容闲雅、富有魅力的形象,还是那么的清晰。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地址:江浦路549号 电话:25032066 邮编:200082

沪ICP备11018171    沪公网安备31011002000548号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上午8:30~下午5:30

Copyright?2008-2011 SHANGHAI YANGPU All Rights Reserved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