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突破瓶颈打破“条条框框”出主意 形成建科创中心承载区实施意见 杨浦解放思想讨论汇集588条建议
2015-10-29

   作为上海“科创22条”提出建设的六个重点区域之一,杨浦定位于“科技创新中心重要承载区”。打造重点承载区,“痛点”何在,如何承载?不能靠老经验、老感觉,“关键要在思想观念、发展思路、措施方法和体制机制上有突破”。在区委推动下,一场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在杨浦各高校、科研院所、企业、园区、街镇以及各界人士中推开。

  最近,杨浦区关于建设科创中心重要承载区的实施意见初步形成,5大方面15条政策“干货”,汇聚了各方智慧。

 重要承载区建设,是一场改革

  “一切不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的思想观念都要坚决摒弃,一切制约发展的体制机制弊端都要大胆革除,一切束缚创新创业手脚的政府管理方式都要彻底改变。”杨浦版实施意见中,总体要求的第一条,是“坚持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排在杨浦一直强调的“三区联动”、以及各界普遍关注的“营造环境、建立机制”之前,有点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从中折射出的意图明显:对于杨浦来说,重要承载区的建设,其实是一场改革,要打破“条条框框”的束缚,且是对政府自身动刀。

  “改革,前提就是要解放思想。”杨浦区委书记诸葛宇杰说,当前杨浦正处于经济发展动力、城区功能定位、空间布局框架、综合配套不断清晰和逐渐定型的关键时期,又遇这次重大机遇,没有思想大解放,就不会有行动自觉,机遇转瞬即逝。

  改什么,杨浦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排摸调研,以问题为导向,了解相关部门、高校、科研院所和园区存在的体制机制瓶颈问题。在供讨论的一份37页的课题报告中,记者发现,简单陈述高校集中、人才聚集等资源禀赋优势后,整整9页写的都是问题。比如,政府管理和服务与万众创新需求之间的不适应,创新人才未能有效支撑创新功能的提升等,“找准问题瓶颈,才能对症下药”。6月初,在调研基础上,一场解放思想大讨论在全区举行。“全区上下对如何突破瓶颈一起想办法,为杨浦抢抓机遇、创新发展,筑牢思想基础。”杨浦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史文卿说。

 588条建议,丰富“意见”血肉

  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布局中,杨浦“落子”建设“万众创新示范区”。“示范区”与“承载区”是何关系?在大讨论中,这个问题不时被提起。

有人说,这是并列的,“承载区”做高端,“示范区”做草根;也有人说,杨浦承载科创中心的功能就是“万众创新示范区”,是重合的。后来另一种观点逐渐得到大家认同:“承载和示范,是包涵关系。承载是大概念,杨浦要有全局眼光,对接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各项要求,示范区是承载区的重要内涵,在全面对接科创中心建设的同时,在万众创新方面先人一步,走在上海前头,甚至代表上海走在全国前列,跻身全球创新创业城区行列。”

思路越辩越明。历时一个多月的大讨论,总共汇集了588条意见和建议。“杨浦要建设的,是综合型开放性的创新中心,是全球创新网络里的重要枢纽和世界科学技术发明的重大策源地。”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肖林提供了框架性思路。“科创中心建设不是‘量’的叠加,而是‘质’的缔造。杨浦要建一些大的产学研结合的平台,要有创新的‘土壤’和机制。”褚君浩院士也给杨浦提了建议。

  很多意见吸收到了实施意见的修改稿中。这份行动纲领明确了杨浦万众创新示范区、知识技术策源区、技术转移集聚区“三大战略”建设,“西部核心区+中部提升区+东部战略区”的空间布局,以及“互联网+”科技服务新业态、知识性现代服务业、智能制造产业等三个层次的产业布局。

  时间表也已明确:杨浦将围绕科技创新中心重要承载区,到2016年底完成基本布局。与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相对应的,杨浦到2020年前,将着力形成科技创新中心重要承载区框架体系,建立在全国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创新创业城区,具体目标还包括要新增上市、挂牌的科技企业200家,培育引进具有总部功能的跨国公司及亚太地区总部、研发机构30家。到2030年,要初步成为“全球创新网络中的重要节点,代表上海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创业城区”。

  “更多具体操作性的意见,将吸纳到相关细则和具体政策中。”杨浦区委政研室主任韩国飙说。

 用创新创业者思维营造环境

  此次实施意见中,有一条关于“资金保障”的政策,引人关注。“政府三年之内出资10亿元,设立各类母基金、参股基金,带动更多的社会投资共同撬动驻区高等学校、科研院所、军队单位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

  “建设科创中心重要承载区是一项系统工程,要让各类创新主体、创新要素活跃起来,政府需要营造好环境。”韩国飙说,但这种环境营造需要创新创业者主体来评价。就拿初创型中小企业的融资困境来说,扶持资金如何发挥作用是个难题。一方面政府以往惯于“撒胡椒面”,或者设置的条件让“四新”企业难以享受到政策;另一方面,政府过多介入市场行为,也会被人诟病。

  在讨论中,不少人也都提及政府资金投入问题。“早期投资风险大、周期长,商业机构倾向做短期投资逐利。”启迪科技园孵化器副总经理韩威说,从整体发展、长期效应看,希望政府能做更大投入,起到长远作用。但他们同时又希望能“以市场之手完成资源配置”。

  在综合各方意见的基础上,杨浦区确定了“三年10亿”的投入力度。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投入并不以“房租”等场地资源来抵折,全部用于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希望以此撬动75亿元至100亿元的社会资金规模。“难的是退出机制,我们希望通过五年内可原值向天使投资其他股东转让的办法,激发社会资本的动力,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放大效应。”

在大讨论中,杨浦更清楚意识到,环境营造要以创新创业者的思维来做。创业者需要低成本、要素齐全的创业场地,杨浦就依托区域丰富的旧厂房、有历史价值的老旧社区等资源,建造一批“众创空间”,重点打造创智天地、国定东路、长阳路等创新创业街区和社区。针对企业投资难、群众创业难、科技成果转化难,杨浦也将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简政放权,进一步厘清政府和市场关系。“把政府主要责任放在引导市场和加强服务上,重新认识和调整政府的工作流程和服务模式。”(记者 张骏)

分享到:
标签: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