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正能量风采丨寻访老干部“红色记忆” 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 ( 2017年12月06日 )

0.jpg

战火中的“蓝天神鹰”

1.jpg

老干部孙佑民年轻时与战斗机合影的老照片

        五角场街道老干部孙佑民曾参与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当过步兵、炮兵、飞行员,他从枪林弹雨里一路走来,戎马一生,为新中国的建立和发展立下了赫赫战功。这位新中国第一批战斗机飞行员飞行了30多年,飞过13个机种,起降万余架次,带飞培训各类各级飞行人员369名。在遇险的50多次飞行中排除重大险情12次,挽救飞行员4名,保全战机8架,自己两次负伤却放弃跳伞逃生。

        淮海战役血战“大王庄”,他带领战士发扬“大炮上刺刀”精神,雪夜推炮,抵近射击,为步兵开辟冲锋道路,消灭国民党军“天下第一团”,活捉蒋介石第十二兵团司令黄维;渡江战役他的一阵炮轰,击伤英国皇家“紫石英号”军舰,击毙国民党20军军长杨干才;解放上海他炮轰吴淞码头,封锁黄浦江,支援步兵222团三营缴获敌舰、俘敌舰长等8000官兵;抗美援朝他担任入朝部队防空总指挥,所部击落、击伤美机96架;“八•六”海战他指挥十六机起飞,掩护我海军击沉蒋“漳江”和“剑门”号两舰之快艇,胜利返回锚地。

2.jpg

3.jpg

如今的孙老仍然奔走于军营、社区,以亲身经历,宣讲革命传统。

        孙老获得的荣誉很多,他是独立勋章和解放奖章获得者,曾被国庆受阅总指挥部授予“五好飞行员”、北京空军授予“一级优等飞行员”称号。他两次飞临天安门接受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老伴儿潘庆平是新中国第二批运输机飞行员,他们共同创造了“安全飞行”65年、个人“空中排险”、“飞行强度”三项世界纪录。中央军事委员会前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迟浩田将军还曾为他们夫妇题词——“蓝天神鹰比翼齐飞”。但最令孙老骄傲的不是这些,而是他至今都保持着一个老兵的革命作风,始终走在革命宣传的最前沿。


一本六十六年前的《文艺丛刊》

老干部朱子健珍藏的《文艺丛刊》原本及发表的文章内页

        1950年,大桥街道的离休干部朱子健时年22岁,在华东警十五旅文工队担任文化教员、分队长,全程参加了3月至6月举办的“文训班”学习,朱老就将“文训班”的情况和警十五旅文工队下连开展文艺工作的成绩写了一篇通讯。这是朱子健的处女作,没想到第一次投稿竟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政治部编印的《文艺丛刊》录用发表了,这给了朱老莫大的鼓励。当时该刊物送给朱老一本以作留念,异常惊喜的朱老倍加珍惜,将其完好地保留至今。

如今的朱老仍然积极参与社区活动。

从抗战烽火中走来

老干部郭诚留存的革命时期的徽章

        延吉新村街道的离休干部郭诚是在1946年参加新四军的,经历过孟良崮、济南、淮海、渡江和解放上海等战役。


        郭老回忆说,战斗生涯是非常艰苦和危险的,当时为了甩掉国民党部队的围追,按照上级指示进行了大踏步后退。白天隐藏躲避,晚上行军,每天要走数百里路,有时还要打上几仗,从江苏边打边撤退到山东沂蒙山区,从而完成了中央防御大转移的战略决策。
        1947年的孟良崮战役是他印象中非常艰难的一次战役。当时国民党军调动了45万兵力对山东解放区实施重点进攻,敌74师自恃是美械装备的王牌军,一路冒进到沂水、蒙阴、孟良崮一线,华野总部决定先“吃”掉它,于是郭老所在部队奉命从两翼穿插合围之。孟良崮那一带都是山区,战斗都是在山间进行,敌守我攻,有时一块高地反复争夺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战斗中有时候后勤跟不上,好几天都没有吃的,更困难的是连水也没有。国民党军在山泉的附近架着机枪,战友们有时为了喝上一口水竟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张灵甫的74师都是一些老兵痞子,非常顽固,加上装备又好,所以久攻不下,战斗异常激烈。最后上级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硬攻上去拼刺刀!郭老的左腿就是在那次战斗中负的伤。


如今94岁高龄的郭老在社区创办读报沙龙已达15年,坚持宣传党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