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English Deutsch 无障碍浏览工具 去除导航
想起“鹅牌”汗衫
2011-10-19

  记忆把我拉回到30年代,想起我家第一次买“鹅牌”汗衫的往事。原来以前我家穿的汗衫多是买价钱便宜的“东洋货”,什么双喜牌、花女牌之类,名目繁多,缺点就是一穿就坏,所以当时老百姓把“东洋货”当作“蹩脚货”的代名词。
30年代初,我表姐夫在南京路大陆商场中国国货公司担任营业部长,这是一家专买国产货的百货公司,公司发行一种“礼券”,购买商品另有特别优惠,很受普通民众欢迎,“鹅牌”内衣在中国国货公司设有专柜,我们好几家亲戚持礼券一起去国货公司买来不同规格的“鹅牌”汗衫、卫生衫。从此,我家一直穿真正的国产“鹅牌”商标的汗衫了,至今我还是相信“老白鹅”这个品牌。“鹅牌”汗衫是五和织造厂的产品,曾荣获1930年10月《西湖博览会优等奖》,这种内衣手感柔和,富有弹性,穿在身上非常舒服,更显得“东洋货”之蹩脚了。
五和织造厂始于1924年,由任士刚、罗庆蕃、杨光启、钱箕传、梁悟庵等五人集资创办。1929年初,在沪东华盛路(今许昌路)购地五亩建造新式厂房四十余幢,专门生产内衣,冬季有卫生衫、夏季为汗衫,首创了款式时髦的春秋衫,又根据社会需要生产篮球衫,营业蒸蒸日上。该厂注册的“鹅牌”商标,参加过国货展览会,流动展出于国内外,在南洋群岛一带由于有爱国华侨的帮助打开了销路。
“鹅牌”产品在当时市场能击败“东洋货”,主要是依靠产品的质量,取得了用户的信任;其次,五和厂在广告宣传上也得到爱国民众的支持,所以五和厂在开支项目上,有一定比例的宣传费,经常在《老申报》、《新闻报》等大报,通过有奖收集广告词,如“以`鹅`为主,唯`鹅`独争。”“春江水暖`鹅`先知。”等条目多是从读者中征集来的。他们还刊登以“白鹅”为形象的大幅版面广告,配上《古诗今读》,很有特色,如唐代诗人白居易(772~846)有一首诗:“可怜今晚鹅毛雪……”续上一句:“幸有鹅衫可御寒”。鹅衫就是鹅牌卫生衫,以鹅抗鹅,更为适宜。
鹅牌广告形式多样,有电影短片,还在公路、铁路沿线竖立“鹅牌”广告。当时,去浙江杭州西湖旅游,美丽的西子湖上五只大“鹅船”尤其引人注目,记得西湖游船上的沙发套、台布也印上了“大白鹅”,声势极大,但对上海人来说,给人印象最深的还是南京西路仙乐斯门口五只姿态各异的大白鹅了。这些做法,即使在今天也有借鉴的价值。
五和厂是爱国实业家创办的一家中型厂,日商视为眼中之钉,这不仅是同行之间的竞争,更主要的还有政治上的原因。
1934年2月10日出版的《新生周刊》,由爱国民主人士杜重远(1897~1943)创办,发行所为中华国货产销合作协会,“鹅牌”是《新生周刊》的长期客户,这本刊物坚决主张抗日救亡,反对国民党投降卖国,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深受读者欢迎和支持,发行量达十万份以上。因而,受到日本帝国主义的仇视。1935年5月4日《新生周刊》在第2卷第15期,由于发表易水的《闲话皇帝》一文,日本帝国主义借口对日本天皇大不敬为由,要国民党当局立即查封《新生周刊》,严惩作者和编者。国民党政权为了讨好日本,以“妨害邦交”罪,判处杜重远一年另二个月徒刑。《新生周刊》停刊以后,韬奋于1935年11月16日创刊《大众生活》周刊,五和厂就在创刊号第九页上刊登“鹅牌”广告,使广大进步读者又看到了中国的“大白鹅”,“鹅牌卫生衫,大众御寒品”。该刊于1936年2月,出到第16期,也被国民党政府无理封闭。
1937年8月13日,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上海,一直以“倡用国货、抵制日货”的五和织造厂被日商康泰绒布厂(该成立于1920年10月,资本为日元35万,产品有双喜、花女、北斗、骆驼、七星等牌号的汗衫、卫生衫,1944年开始为日本海军生产军用产品),乘机雇用一批“东洋浪人”,提着汽油桶于9月16日上午9时40分,放火烧毁五和织造总厂,一夜之间将工厂的所有原料和成品化为灰烬。
分享到:
标签:
相关信息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地址:江浦路549号     电话:25032066     邮编:200082

    沪ICP备11018171     沪公网安备31011002000548号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上午8:30~下午5:30

    Copyright ©2008-2016 SHANGHAI YANGP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