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English Deutsch 无障碍浏览工具 去除导航
杨浦区志--第二篇(人口)
2011-10-19

概 述
19世纪50年代,区境尚属农村,人烟稀少。60年代后,长阳路以南地区相继辟为公共租界。据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公共租界东区人口统计,区境租界部分,人口约为3.5万人,加上境内原有居民,区境人口约为4万。随着租界区内工业发展,周围各省破产农民源源流入区境,人口逐步增加。
民国34年(1945年),抗战胜利,国民政府设杨树浦区,面积为7.7平方公里,人口65985人。1949年解放时,现区境内人口已达454223人。50年间,人口增加了10倍。1984年,区境面积为59.62平方公里。1990年人口普查,全区为1124454人,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8860人。
解放后,工人生活水平提高,医疗条件改善,死亡率明显降低,人口高速增长。至1960年,总人口达到806952人。1963年起,加强计划生育,控制人口自然增长。1969年后,大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1977年,总人口下降至703528儿1978年后,大批知识青年返城、区境扩大和机械人口的增多、以及50年代高峰出生人口进入育龄时期而自然增长率提高,人口迅速回升。至1990年,60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14%,已步入老龄社会。而人口的文化素质有很大的提高,解放初期居民中文盲占总人口的53.8%,1990年只占8.4%;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由解放初期的外0.43%,提高到1990年的11%。
人口趋势已由解放前的高出生——高死亡——低增长型,转变为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的现代人口型,与经济发达国家趋于同一水平。

第二篇  人口
第一章 人口总体规模和分布状况

第一节 解放前人口
明清以来,上海经济已相当发展,人口迅速增长。但区境属沿江荒滩,土地贫瘠,直至19世纪中叶,仍属人烟稀少之农业地区。当时人口集中的引翔港镇,亦不过二三百户人家。清同治二年(1863年)区境杨树浦港以西,杨树浦路一带划入美租界。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 英美租界合并为公共租界。租界扩展至顾家口(今平凉路底)。光绪二十六年公共租界始有东区人口统计,据当时统计区境租界部分约有3.5万人。加上原有居民,全境不足4万人。
区境南部划入租界后,欧美商人开始沿着黄浦江两岸修建工厂、码头、仓库,人口逐渐增加。至本世纪20年代,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因素,日商和民族资本迅速发展,大批劳动密集型工厂建立。工业的发展促使江、浙、皖一带破产农民源源不断流入区境。近代史上称为“杨树浦奇迹”。民国24年(1935年),人口已达260280人。与光绪二十六年相比,35年间,人口增长5倍多。
民国 18年,国民政府制订了《大上海计划》,在区境五角场地区开辟“新市中心区”。民国22年以后,五角场地区人口开始增加,至抗战前夕,已达42219人。
民国26年,抗日战争爆发。为逃避战乱,区境内华界地区人口锐减。随着战火的蔓延,各省难民大量拥人租界。
民国30年12月,侵华日军占领全部公共租界,强行疏散人口。据民国对年5月汪伪政府编制的保甲人口数,区境内原租界部分,人口为202800人。
民国34年,抗战胜利,国民政府将区境的浦西部分大体划为榆林、杨树浦、新市街3个区。据1945年人口统计,3个区合计为212139人。
民国35年起,区境人口大增,当年增至248346人,翌年增至345055人。区境内闲隙地段逐渐形成大批棚户区。据解放初统计,区境浦东、浦西合计约有人口454223人。与光绪二十六年相比,50年间人口增加了10倍。
第二节 解放后人口总量变化
解放后人口的变动轨迹,大体可分为4个阶段。
第一阶段:1949~1957年为人口高速增长阶段。这一阶段为国民经济恢复和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由于工业得到迅速恢复和发展,吸收了一部分外地劳力;由于工人生活改善,生育又未得到控制,8年间人口增加了299073人,平均每年增加了37384人。
第二阶段为1958~1967年,属稳定发展阶段。这一阶段跨越三年困难时期。1963年以后计划生育工作开始加强,自然增长逐步降低。同时又加强了户口管理,动员社会闲散劳力支农、支边、支内,人口趋于平稳增长。10年共增长147207人,平均每年增加14721人。
第三阶段为1968~1977年迁徙压缩阶段。大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计划生育工作已开始显出效果。这10年为负增长,减少128017人,平均每年减少12801人。
第四阶段1978~1990年为回升阶段。知识青年按政策回沪。50年代高峰出生人口进入育龄时期,自然增长率提高。同时由于改革开放,工业发展加速,招收了一部分外地劳力,而大批居民住宅的兴建,又接受了市中心疏散人口任务,人口迅速回升。这一阶段共增长420926人,平均每年增长32379人。
解放后,共经过四次人口普查。按现区境修正后的人口记述如下:
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区境人口为527580人。
1964年第二次人口普查,区境人口为908194人。
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区境人口为910869人。
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区境人口为1124454人。
与解放初对比,40年人口增加1.5倍。
第三节 人口分布
全区人口分布,与租界的特定条件和城市化的进程有关。
解放以前,全区人口80%集中在南部沿黄浦江的原租界地区。其他地区除五角场,浦东沿江部分及少数几个集镇外,均为农业地区,人口稀少。人口密度最大的是最早成为租界的榆林区(现分属平凉、龙江、昆明、江浦街道)。民国34年(1945年)人口密度 24628人/平方公里。1950年为41375人/平方公里。
解放以后,随着区境的逐步扩大,城区逐步向北推移。新扩大地区,陆续兴建大批新工房,由农村转化为城市。改革开放以来,大批居民区和高层住宅的兴建,又接纳了大量居民,区境南北人口分布已趋于平衡。人口密度之多寡与新建住宅的多寡和层高有关。延吉街道地区。原属农村,1953年,仅有4000人,1964年已达2万人;改革开放后,新建大批住宅,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人口已达64968人,人口密度50363人/平方公里,高居全区街道的第四位。
据1990年人口普查,全区人口密度为18860.35人/平方公里。人口密度在每平方公里5万人以上的街道有平凉、江浦、辽源、延吉。人口密度在每平方公里4万人以上的有眉州、龙江、昆明、凤城、控江等5个街道。五角场与殷行街道,密度最低,人口在每平方公里1万人以下。

第二章 人口自然增长和机械变动
第一节 人口自然增长
解放以前,区境人口自然增长统计不健全。解放以后始有比较完整的资料。1950~1990年41年间,累计出生571853人,死亡170873人,自然增长400980人。
一、人口出生率
解放前区境无出生率资料。据公共租界民国25年(1936年)统计,出生率为1.89%。
解放后50年代为区境内出生率高峰阶段,由于工人生活得到极大改善,结婚人数和家属来沪大增,再加上受“多子多孙多享福”思想的支配,生育完全属于自流状态。这一阶段平均出生率高达4.61%。最高的1954年为5.804%。平均出生率高于市区平均7个千分点。10年共出生234326人,平均每年出生23433人。
1960~1964年为向计划生育过渡阶段。三年困难时期的影响以及由于人口激增开始重视计划生育工作,出生率得到初步控制。由1960年的31.1%。降至1964年的1.455%。平均出生率为2.448%。。累计出生99051人,平均每年出生19810人。
1965~1980年,为低增长期。由于计划生育工作不断加强,大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育龄妇女锐减,出生率大幅度下降。这一阶段平均出生率为0.776%。,累计出生104670人,平均每年出生6541人。
1981~1990年,出生率又开始回升。由于50年代出生人口正值育龄高峰,知识青年大批回城,出生率明显回升。然计划生育工作已逐步深入,出生率仍能得到有效控制。这一阶段平均出生率1.442%。最高年份为1982年1.761%。1990年已回落到0.997%。这10年累计出生133806人,平均每年出生13380人。
与全市对比,1961年前区出生率高于全市平均数。1963年以后,区出生率均低于全市平均数。
二、人口死亡率
解放前区境内人口死亡情况无确切统计。据有关资料分析,全市死亡率在3%左右。婴儿死亡率则高达12~15%。区境为工业区,解放前工人生活极端困苦,劳动条件恶劣,多数患有不同程度的职业病,其死亡率高于其他地区。
解放后由于推行了新法接生,住院分娩,注射预防疫苗等措施,婴儿死亡率迅速下降,1953年为5.75%,1957年为2.54%,1990年为1.078%。
由于工厂企业改善了劳动条件,推行了劳保和公费医疗,居民健康状况明显改善。随着医疗水平提高和防疫工作的加强,先后消灭了天花、白喉、脊髓灰质炎、狂犬病等传染病;解决了苯胺中毒,二硫化碳中毒,铬酸中毒,高温中暑等职业病,工人的死亡率不断下降。1951年死亡率为1.306%,1954年为0.646%,1990年为0.627%。
与全市相比,区境死亡率低于全市平均数。
三、人口期望寿命
解放前区境内无期望寿命统计,解放后期望寿命逐步提高。1953年,男59.8岁,女60.9岁;1968年,男67
.02岁,女73.43岁;1978年,男73.95岁,女75.71岁;1988年,男73. 13岁,女76.14岁;1990年,男73.4岁,女76056岁。
第二节 人口机械变动
解放前人口的自然变动属高出生、高死亡、低增长型。人口总量的变动绝大部分属机械变动。自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1949年,人口增加 10倍,大多属邻近各省人口的移入,多数为江、浙两省的破产农民。据光绪二十六年、宣统二年(1910年)、民国9年间920年)公共租界统计,外地籍人口分别占81%、82%、83%。民国35年上海市政府对榆林、杨树浦、新市街三区的统计,除新市街外地籍人口较少外,杨树浦、榆林两区分别占88.6%和91.3%。解放后1950年统计,两区外地籍人口均在90%以上。
外地籍人口中尤以江、浙两省为多。1950年榆林区江、浙两省籍人口占81.08%,杨浦区江浙两省籍人口占77%。江苏籍中又大都来自贫困的苏北农村,聚居在简陋的棚户区。
解放以后,区境内的机械变动,基本上属于有计划有组织的变动,排除区境扩大的因素,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1950~1957年为少量迁入期。解放后工业得到恢复和迅速发展,由于尚未建立严格的户口管理制度,大量外地劳力来沪谋生。同时由于解放后工人生活安定,大批家属来沪团聚。1957年,国家强调关心职工生活,有计划的吸收一批家属参加生产。另一方面,解放初期政府又有组织的遣返一批难民回乡生产。1955年根据中央提出上海城市改造的方针,疏散闲散劳力28317人。为了支援156项重点工程建设,又从区境内工厂抽调技术骨干8533人。这一阶段迁入、迁出相抵,净迁入143563人。
1958~1977年为大量迁出阶段。 1958年疏散闲散劳力18078人。1961~1962年工厂动员精简职工16664人回乡生产,帮助国家度过困难。1963~1965年组织社会青年20666人支援边疆和农村建设。1968~1976年动员知识青年、部分职工147559人,上山下乡及支援三线建设。这个时期,除1964、1965两年为迁入年外,其余年份均为净迁出年。迁入、迁出相抵,累计迁出148556人。
1978~1990年为大量迁入阶段。“文化大革命”后,落实知识青年回城政策,累计回城知识青年91290人。改革开放后,社会经济和城市建设迅速发展,兴建了大批居民住宅,接纳了市中心疏解人口的任务。随着工业的发展又向市属农场大批招工,向外地农村招工。机械增长较多,累计净迁入27363人。

第三章 人口构成
第一节 性 别
解放前、来区境谋生者,以男性为主,工资菲薄,无力携带家属,因此,男女性别比很不协调。以女性作100计算,1936年公共租界统计男女性别比为156。1946年以榆林、杨树浦、新市街3个区统计,总人口 248386人,男性137119人,女性112227人,性别比为128。解放初3个区统计,总人口403502人,男性216113人,女性187389人,性别比为115。
解放后,工人收入增加,政府又关心工人生活,家属逐步来沪团聚定居,性别比起向平衡。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榆林、杨浦两区合计总人口 421228人,男性221086人,女性
200142人,性别比为110.4。1964年第二次人口普查,总人口823458人,男性419169人,女性404289人,性别比降至103.6。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总人口810117人,男性417441人,女性392676人,性别比为106.3人。
改革开放以后,情况有所变化。 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总人口 1124454人,男性594080人,女性530374人,性别比为112。
按家庭户和集体户区分,家庭户的性别比正常,男性略多于女性,性别比为102;集体户的性别比高达412。按年龄组区分,16岁以下人口的性别比为106左右,50岁以上人口的性别比均小平106,而17~49岁的性别比偏高,尤以18~24岁的性别比最高,在150左右。
其原因为两个方面:一是在大专院校求学的学生中以男性为多,总数33930人中,女性为10807人,性别比为214;二是工厂单位在改革开放以来,吸收了大批外地劳力,以青壮年男性为主,全区集体户总人口 90888人,女性仅有17736人,性别比高达412。
第二节 年龄
区境人口年龄结构从年轻型,经成年型转入老年型。
解放前无确切资料,民国时期仅有的少量统计,与解放后的统计年龄组距又不同,无法对比。但据1946年统计的资料,60岁以上老人占人口的比例为3.18%,0~12岁儿童占22.77%,两者所占比例均较低。
解放以后,由于社会制度优越,医疗水平不断提高,生活安定,人口寿命相应延长,情况逐步改变。1964年,0~14岁儿童比例高达44.98%,65岁以上老年人占2.8%,老少人口比例为594,年龄中位数17岁,属年轻型。1972年,0~14岁人口占27.6%,65岁以上老人为4.59%,老少人口比16.62,年龄中位数22岁,步入成年型结构。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0~14岁儿童降至13.47%,65岁以上老人比重上升至9.21%,老少比68.38,年龄中位数26岁,相隔仅10年,除年龄中位数外,其他3项均步入老年型社会。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由于80年代生育率回升,0~14岁儿童比例16.5%,老年人比重下降至8.8%,老少比为53.22,年龄中位数已达33岁,完全步入老年型社会。
1990年人口金字塔,有两个细腰、三个突出部。第一个细腰在9~16岁之间,说明70年代后期为自然增长的低谷。第二个细腰在44~52岁之间,为抗战时期人口缓慢增长的缩影。第一个突出部为0~8岁,显示80年代人口自然增长回升,第二个最大突出部为27~36岁之间,为50年代人口高峰增长期。第三个突出部在55~59岁之间,为抗战前人口有较大增长的反映。
二、90岁以上老人简介
1.朱树芬
女,光绪十七年(1891年)3月10日生,江苏启东人,原住军工路周家11号105室,现在上海天镇蹈新港街道敬老院。她身材矮小,缠过脚,一生操持家务,能做精巧针线活。生有子女5人,都已退休。全家四代共计31人。来热爱劳动,生活俭朴,勤俭持家,有“不求金玉贵,但愿子孙贤”的信念,生活有规律,每天清晨饮谈盐开水一杯,坚持数十年。看到电视播放敬老院情景,她主动向子女提出要求去敬老院。目前身体很好,视力尚可,每天看电视,有时也看看报纸。耳朵重听,记忆力有所减退,讲话口齿清楚。
朱性情豁达,待人真诚、大方,爱护小辈,与儿孙们相处很好,感到晚年生活幸福。
2.王阿四
女,光绪十七年6月24日生,住许昌路300弄17号。她原在建民浴室工作,1958年退休。老人至今神志清楚,梳洗自理,衣着干净,喜食肉和蔬菜,胃口也好,每餐能吃二两多饭。与女儿顾秀珍(上海第九棉纺织厂退休工人69岁)一家共同生活,一日三餐均由顾秀珍侍奉。
3.王阿大
女,光绪十五年1月5日生,住扬州路195弄6号。35岁(1924年)丧夫,生有子女5人。1970年前在昆明路菜场工作,每天步行上下班,与孙儿、孙媳、重孙共同生活,操持全家家务。平素喜吃肉类食品,胃口特好,一杯酒下肚,尚可吃两碗饭。生活有规律。信佛,有时上寺庙进香,不论远近均步行。1979年儿子、儿媳支内回沪,即与儿、媳共同生活。平时心情开朗、经常争干家务。95岁(1984年)开始眼花(患有白内障)、耳聋,现双目接近失明,健康状况尚好。自己能起床行走。
4.郑翠宝
女,浙江宁波半浦人。生于光绪十年(1884年)12月3日,卒于1989年3月12日。终年104岁。当时为杨浦区最长寿者,家住凤城二村22号306室。
郑在12岁学会纺纱织布、缝制衣服,一生勤劳俭朴。18岁结婚,生有子女6人。解放前丈夫逝世,郑携儿带女来上海谋生,依靠帮佣,作外线活扶养儿女,生活极为艰辛。解放后,子女成家立业,对老母竭尽孝道。
平时饮食以米饭蔬菜为主,也爱吃虾、蟹、香蕉,不嗜烟酒。老人长得瘦小结实,为人性格温和,常与人喜笑言谈。从不戴眼镜,走路不拄拐杖,90岁时生活尚能自理,还会缝制衣袜。100岁以后视力、听力锐减,唯记忆力好,能认出几十年前儿女的朋友,记起他们的姓名,尚能接待来客。
区委、区政府曾为其百岁寿辰祝寿,老人很感动。她说:“今天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
感谢共产党,感谢人民政府对我的关心。”
5.吕秀英
女,江苏省兴化市陈堡乡蒋南南村人,生于光绪十七年。解放前来沪做保姆,生活艰苦。1956年经人介绍与陈姓工人结婚,家住风南新村对号202室。
吕秀英早起早睡,每天5时左右起身,到周围散步。晚上8时左右上床睡觉。生活勤劳俭朴。喜爱糯米食品,特爱吃粽子。平日饮食以素食为主,少食荤腥,不吃隔夜菜。好饮茶,更喜喝隔夜茶,还吃菜泡饭。
她性格和蔼,从不发脾气,说话总是轻声细语。她视大夫前妻之子女如同亲生。
6.沈周氏
本名周阿三,女,江苏建湖人,生于光绪十二年11月15日,卒于1989年5月19日,住校江六村21号504室。
老人从小跟父母在家乡做鞭炮,婚后仍靠做鞭炮维持生活,生有子女6人。
民国28年(1939年),随子女来上海谋生,操持家务。1956年随次子回家乡,1982年(96岁)由小儿子接来上海赡养二老人性格开朗,处世乐观,思路清晰,爱劳动,日常生活洗、补衣服、拣菜等都自己动手,喜看电视,游公园。
生前身体健康,听、视力正常。不偏食,食量较大,早餐一顿能吃三个肉馒头。
7李大卿
女,上海人,光绪十七年12月7日生,家住延吉七村21号716室。小学文化程度,22岁出嫁,生有子女4人,其丈夫、儿子和自己兄弟均达是鳌之年方逝。
李97岁后因白内障双目失明,但至今听觉仍良好,脑子清醒。其长寿之道:一是生活有规律,坚持早睡早起,每天午睡2~3小时。她三餐定时,定量,早餐只喝牛奶,吃糕点。平日多吃菜,少吃饭。喜吃鱼肉,但不暴食,不偏食。一生无重病。二是心平气和,不发脾气。三是讲卫生,勤活动,年过百岁,仍坚持伸伸胳臂,动动腿脚。近几年,每天午饭和晚饭前一小时各吃一只香蕉,喝一杯开水。由于小辈们孝敬,放心情愉快,颐养天年。
8.李曾民
女,祖籍河南洛阳,光绪十六年6月3日出生,家住控江路509号303室。丈夫早逝,解放前生活贫困。民国37年来沪与女儿共同生活。一手操持家务,近80高龄时仍事事有条有理。老人一生爱清洁,勤洗澡,勤换衣,衣服坚持自己洗理。90岁仍自制10双小脚鞋。老人虽无文化,但健谈,乐交友,不孤僻。思路清楚,反应较快,能讲民间流传的故事。同家人共看电视,兴趣浓,精神好。老人饮食不忌,晚年坚持每日早上喝两只鸡蛋做的汤。平时爱吃蔬菜,尤喜吃肉,落牙后肥肉亦爱吃。1990年10月14日老人于熟睡中离世,享年100岁。
9.王三根
女,苏北盐城人,生于求绪十七年12月。解放初来上海依靠其子生活。住政通路305弄7号604室。
王生育过3个儿子,除老大已去世外,老二、老三都在上海工作,直到退休。一家人丁兴旺“五世同堂”。王至今身体硬朗,生活自理。住在6楼,上下楼梯难得要人搀扶。二儿子住在彭浦新村,她常独自乘上公共汽车去小住一阵。有饮酒习惯,有时和孙子对酌,边饮边说些风趣轶事,一顿能喝高粱3两。她性格开朗,爱做四肢活动。一次区镇领导上门慰问,她乐呵呵当场作举腿表演,以示她不服老的精神。
10.吕圣
女,江苏如东人,生于光绪十六年。住国定路600弄18号103室,与已退休的儿女媳妇同住。吕28岁守寡,年轻时,一手好刺绣,以此作为谋生手段。解放后,她儿子做工,媳妇当教师,过上了幸福和睦的生活,一家“四世同堂”。居委干部不时对她嘘寒问暖,区镇领导逢年过节上门访问送礼。吕如所以长寿,除家人对她孝顺体贴外,她自己饮食清淡,以吃素食为主,一生效劳。
11.花似锦、董莲英
花似锦、董莲英住平昌街政本路10号,是对百岁夫妻。花似锦生于光绪十六年10月,董莲英生于光绪十八年7月,祖籍都在江苏南通。解放前夫妻来上海,以磨豆腐做酱菜谋生。解放后儿女成家立业,由儿子抚养。
花似锦18岁时与17岁的董莲英结婚。结婚80多年,互相体谅,从来没有吵骂过。花似锦常说“让人三分不为低”,以此为立身之本,并教育子女,谦让待人。两位老人一生勤俭持家,随遇而安,生活宽裕时从不挥霍,生活下降时也不怨天尤人。95岁时,他们还能淘米、烧菜、穿针缝衣。董莲英已于1991年7月10日做过百岁生日后半个月去世。花似锦102岁生日时区镇领导和国定居委会曾在他家中举行庆寿活动。
12.朱锡囵
女,上海市人,生于光绪十五年12月18日,住五角场乡烷纱村北奚家角(四队)4号,终生务农,勤劳不辍,虽年届髦奎,生活犹能自理,还能操持家务。起居有节,性情随和。饮食清淡,不贪口腹。爱清洁,常走动,身体健康无病。
1988年右手拇指黑色素赘疣恶变,经放射治疗无效,于1990年1月20日亡故。
第三节 民族
区内以汉族为主。少数民族仅占0.69%。
据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区境共有少数民族37个,7717人。其中以回族、满族、蒙古
族、朝鲜族、壮族、土家族人数较多。尤以回族人数最多,占少数民族人口的77.8%。
第四节 文化
解放以来,区内居民文化素质有显著提高。1950年,区境居民文盲和半文盲186533人,占总人口的53%。大专以上文化程度仅1448人。每千人中仅占4人。
解放初期,政府十分重视职工中的扫盲活动,文盲锐减。1950年每10万人中有文盲和半文盲53149人,1964年下降为13661人,1990年为8389人。8389人中按年龄组统计,50岁以下仅占4.5%,说明现有文盲大部分均为解放前未能受到教育之故。
大专以上学历人口,解放以来,不断上升,至1990年,每千人中已有110人。
第五节 职业
区境人口职业构成以工人为主。解放以后有几个明显的特点:就业人口中,妇女比例显著上升。据1950年杨浦区统计,女性46323人中,操持家务和待业人数27303人,占59%。1990年统计,妇女在家操持家务者仅9%。工业系统职工,比例上升。1950年工业人数占35%,1990年占58%。文教卫生系统职工,明显增加。1950年仅占就业人口的0.3%,1990年已达8%。

第四章 计划生育
区境人口自然增长,经历了盲目生育到有计划生育的过程。
50年代人口自然增长过快,全区平均人口出生率为4.611%高于全市。
1963年开始推行计划生育,培训宣传员l万余名,广泛宣传计划生育对家庭和个人的好处,迅速遏制了人口高速增长的势头。1969年人口出生率降至0.915%。
70年代计划生育工作向深、细、实的方向发展,根据区境工厂多)育龄妇女相对集中的特点,在条块结合中充分发挥组织的作用,使“晚、稀、少”的生育政策①和“一对夫妇最好生育一个子女,最多二个”的要求,迅速落到实处。 70年代人口出生率一直稳定在 0.571%--0.831%。之间。1974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仅0.08%。成为解放以来的低谷。符合计划生育人数逐年递增,全区多胎生育从1973年的471。人,下降至1979年的10人。
步入80年代,受50年代生育高峰周期性影响,生育率有所回升。在中共中央号召下,全党抓计划生育工作,全区按计划生育率由1980年的98.26%提高到1990年的99.76%,已婚妇女节育率保持在99.95%以上,全区生育一孩率始终保持在95%以上。有计划生育已逐渐成为群众的自觉行动。
1986年,杨浦区获全国计划生育先进集体称号。
第一节 组织领导
1963年由卫生、妇联、共青团、工会、公安、劳动等部门组成区计划生育工作委员会。委员会办公室设在区卫生局,局长兼办公室主任。全区街道(镇)和市、区属企事业单位,相应建立基层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委员会),共配备1600名专(兼)职干部,全区形成计划生育工作网络。
“文化大革命”初期,区计划生育机构的工作,一度停顿。1970年恢复工作,由区妇幼保健部门承担。1974年计划生育与除害灭病两个机构合署办公。区计划生育机构恢复工作后,根据区境工厂集中、400多家市属工厂企业分属21个局领导的特点,将300家大、中型工厂按劳保挂钩医院,划成5个片,组成28个互助组。100多家小型工厂由所在地街道医院牵头成立互助组,共同抓宣传教育,制订人口出生规划,指导避孕节育。在条块结合中,充分发挥了块的协调作用。
1978年重建计划生育办公室。1979年新成立以区委副书记为组长的计划生育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负责日常工作,制订全区人口发展规划,加强和推动计划生育工作。
1984年,街道(镇)配备专职计划生育干部。至1986年,各街道(镇)共配备计划生育干部26人。居委会的计划生育工作由妇代会主任兼管。
1988年初,市计划生育委员会,肯定了“条块结合,以块为主”的管理方法。据此将全区720家市、区属企事业单位,编成101个小组,计划生育工作由所在街道(镇)统一协调管理和指导。
1988年8月,建立区计划生育协会。至1990年底,地区、工厂、单位共发展基层协会501个,团体会员110个。
1990年,区计划生育委员会列入区人民政府编制序列,委员会下设办公室、政策规划科、宣传教育科。计划生育逐步从行政管理走上以法管理的轨道。
第二节 宣传教育
计划生育的宣传教育,由浅入深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一是宣传队伍由街道里弄发展到行业班组;二是宣传广度由单位内部发展到走上社会;三是宣传内容由宣传计划生育对个人、家庭的好处,发展到从人口理论的高度,说明计划生育的必要性和迫切性;由单纯的节制生育发展到计划生育、妇幼保健、优生优育。
1963年全区建立宣传队伍,分批培训计划生育宣传员13400人,在全区各行各业进行晚婚、避孕节育的宣传。
1978年,依托地区和工厂,先后建立起三支宣传骨干队伍。一支是区党校干部轮训,增设人口理论课和有关讲座,培训了4000多名懂得一些人口理论知识的干部;第二支是采取分级培训办法,从地区、工厂、财贸、城建、教卫等系统,培训了38000名群众宣传员;第三支是从工厂中选拔思想好、工作扎实、有一定水平的90余名业余摄影、美术、文艺人员。运用访问、谈心、展览、讲座、图片、幻灯、文艺等形式,在全区进行7次计划生育宣传活动,受教育者达100多万人次。计划生育全面推向社会。宣传的内容转向说明人口与经济建设的关系,人口盲目增长给国家经济建设带来的困难,从理论上提高实行计划生育的必要性和迫切性的认识。
1980年,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简称公开信)后,全区又把宣传的重点转向“为四化,只生一个孩子”上。通过宣传,全区2602对生育一个孩子的育龄夫妇中,有1850对坚决表示不生第二个孩子。举办为期一个半月规模较大的计划生育妇幼卫生展览会,接待了960批参观者,共16万人次。其中市区郊县21批,江、浙等地区9批。
1981年,在控江路、平凉路交通要道设置3块大型宣传牌,各街道和单位设立宣传画廊40多处。在纪念《公开信》发表一周年期间,举办了计划生育文艺会演,4000余名干部、群众观看演出。10月间举办计划生育漫画展览,深入到街道、工厂巡回展出,参观者2万多人次。
1982年1月4日,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和市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在杨浦区召开市计划生育宣传工作现场交流会。区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定海路街道办事处、杨浦酒家、杨浦公园等,在会上作了交流发言。市有关领导对杨浦区从实际情况出发,多种形式开展宣传教育,推动计划生育工作深入发展的经验加以肯定。同年全区开展“健优美”儿童评选活动,5.3万余名6岁以内儿童参加角逐,评出“健优美”市级儿童16名,区级75名。
1983年,有250个单位陆续建立计划生育、避孕节育、妇幼保健、优生优育和家庭教育的咨询站(室、点)。四平路街道从辖区的单位聘请了22位有经验的教师和医生,组成优生、优育、说教咨询队,每月两次到里弄义务咨询,每次接待40~100人次。
1982~1983年,全区分别开展两次宣传月活动,其中1983年初的全国宣传月活动中,全区设立17个宣传点, 2万余名干部、群众上街宣传计划生育。500多名医务人员在25个咨询站上,为800多名儿童体检,并为615人次提供计划生育、妇幼保健、避孕知识的咨询。区委、区府领导深入到里弄和医院产科病房,访问独生子女、宣传计划生育。在此期间,编印《计划生育漫画集))4万本、《计划生育工作手册》2000本、《计划生育文艺专辑》4000本以及计划生育书签5万套,发到各个基层。
1985年,上海电视台国际部摄制《计划生育在上海》专题电视片,大半内容反映的是杨浦区的计划生育,并译成英文、日文向国外介绍。同年计划生育宣传员进行分级培训,向32000名(总数80%以上)的宣传员颁发了聘书,并建立岗位责任制。
1986年,全市举行学龄前“体、智、德、美”的健康儿童评选,杨浦区评上市级的6人,区级18人。各地区和单位举行“独生子女勤巧双手”竞赛,举办新婚、孕妇政策学习班、父母学校、“苗苗”运动会、幼儿智力竞赛和“新芽”文艺会等活动,把“少生、优生、优教”工作进一步推向全面。同年9月区政府首次召开计划生育宣传员表彰大会,945名宣传员获得“优秀宣传员”的称号。
中共中央《公开信》发表后,每年9月各基层单位纷纷举行纪念活动。1987年的7周年活动中,291对照顾生育二胎的夫妇中,有143对主动放弃了二胎生育指标,育龄妇女1518人自觉落实了稳定性的节育措施。
第三节 政策措施
1963年,严格按照《婚姻法》办理结婚登记。贯彻学生、艺徒在学习期间不准结婚的规定,动员3个以上多子女夫妇落实节育措施。执行节育手术免费,节育假期作公假处理,不扣工资,不影响全勤评奖的规定。
7O年代开始,区妇幼保健部门承担计划生育技术指导和手术质量管理。区级以上 8所综合性医院相继开设计划生育指导门诊,设置专用床位75张,抽调45名泌尿科、妇产科专业医务人员开展各项节育手术。指导广大育龄夫妇使用避孕药具。建立由区妇幼保健所、区中心医院、新华医院、长海医院和市纺织工业局第二医院等单位参加的区计划生育女子手术协作组,防治和处理计划生育手术后遗症和并发症,对节育手术引起的并发症,都作了治疗和妥善处理。为了提高计划生育手术质量,对全区9所医院22名负责节育手术专业人员进行技术考核,做到合格上岗。每年组织计划生育手术质量互查评比活动。
1979年9月,为使晚婚、晚育、少生、优生和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生育政策落到实处,区计划生育领导小组,认真贯彻市颁布的《关于推行计划生育的若干规定》(沪革发[1979]44号文)。凡自愿终身生育一个孩子者,区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发给《独生子女证》,享受市规定的各种有关优待。区首次在上海第十二棉纺织厂举行发证仪式,向100多名生育一个孩子的职工颁发了《独生子女证》。
1980年,区妇幼保健所在全市率先试行婚前健康检查,发现有碍优生的疾病,视不同情况,进行分类指导。至1990年,全区共检查233159人,疾病检出率为12%,其中因病暂缓结婚的53对,不宜生育、指导节育的 162对。
1981年,区计划生育领导小组,根据市政府[1981]64号文件精神,对晚婚青年给予延长婚假,晚育母亲给予延长产假,施行绝育手术者增发营养费。同时还提出照顾生育第二个孩子的范围。同年开始,逐步完善计划生育工作管理,建立居委、街道(单位)和区三级基础资料管理网络(即一、二、三线卡、表、册管理)。制定了各级计划生育干部工作责任制、报表汇审制、业务工作考核制、育龄妇女节育措施月访制及动迁、空挂、长休和长病假的育龄妇女管理制,同 9057户独生子女家庭建立对口关心制度。
1974年全区由医药妇保部门负责供应免费发放避孕药具。为方便群众,送药具上门,加强节育指导。1988年改革避孕药具管理体制,改由计划生育部门直接管理。1989年,实行避孕药具“双轨制”发放管理(即免费发放为一“轨”,医药商店零售为一“轨”)。至1990年全区建立免费发放网点1123处,零售网点16处,培训发放员1468人,发放避孕药具47.7万人次,药具使用有效率97.14%。
1990年,适当调整生育政策,在原有照顾生育第二个孩子的范围内,又增加了三种,并对各种无计划生育者相应采取经济制约。
区政府实行同街道(镇)签订人口与计划生育目标管理责任制和各项业务指标的考核奖励制,进一步把人口增长纳入有计划控制的轨道。


分享到:
标签:
相关信息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地址:江浦路549号     电话:25032066     邮编:200082

    沪ICP备11018171     沪公网安备31011002000548号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上午8:30~下午5:30

    Copyright ©2008-2016 SHANGHAI YANGP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