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不能怪笔
2017-07-15
  ■冯诗齐 文
  孩童时代,对什么事都信心满满。总觉得,别人能干出的成绩,自己也能行,只要条件许可,说不定还能干得更好。看到别人写一手好字,心里也不服气,没啥,我要有一支好笔,写得比他更漂亮!
  似乎成功与否,全在工具好坏。
  的确,古人有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不就道出了“器”之重要吗?有的时候,笔的好坏,真的是能否写出好字的关键。你写蝇头小楷,总不能用大抓笔吧?同样,写大殿上悬的匾额,用抄经的小楷就对付不了。虽说宋徽宗赵佶用长锋狼毫细笔写大字,独创了著名的“瘦金体”,但那也最多在画上题题诗。要是东京相国寺的大雄宝殿缺块匾,一定不会求他赐字——字压不住阵。
  刨开这些以大搏小或以小搏大的特例,通常情况下,是不是笔好就能写好字呢?也不一定。这首先牵涉到怎样的字才算“好”。如果纯以字体光洁、笔锋外露为好,那最好的字要算封建时代皇帝推崇的“馆阁体”了。不过这种字太好太标准了,以至面对满壁的“馆阁体”字,你会窒息得透不过气来。
  我们小学时,每周有毛笔课,要交大楷字作业。有一位女同学,平时的大字写得真不怎么样,趴手趴脚的,站不稳的样子。忽然有一天,她交来的作业与平时明显不一样了。首先,字全部是枯笔,不像是蘸墨写的,似乎是在纸上划样示范;其次,尽管这些字远看如一团乱草,仔细观察,每个字的架子却十分到位,显系有点功力的人所为。负责收作业的我怀疑不是这位女同学自己所写,一问,原来这是她爸爸见她字太烂,恨铁不成钢,抓住她手“演示”的结果。
  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写字写得好的人不计其数,而写字的工具,除了我们熟悉的毛笔,另类的也不在少数。书家在救场时,有时是抓来什么用什么,完全不讲究,倒也能出奇制胜。明代书法家陈献章遇人求字,却不巧手边没有大笔,情急之下扯了一大束茅草充数,不料效果不错,还成全了一种新笔——“茅龙笔”的诞生。还有一则民间故事更离奇,说也是在明朝年间,一所新建祠堂要题写堂名“一本堂”。三个字中,两个写好了,就缺一个最简单的“一”字,请了不少有学问的人都写不好。不是不会写,是写出来要和另两个字相匹配。最后来了个自学成才的,用穿草鞋的脚往砚池里一蘸,在纸上一按一扫一收,写成了一个 “一”字,与全匾浑然一体。这就是《曾雅彦草鞋写“一”字》的故事。
  现代人中,用另类工具写字的也有的是。公园门口用海绵笔蘸清水练字的老伯伯不去说他了。书画家中,用手指当笔写字甚至画画的就不止一人。除此之外,还有人用竹片写字的,用火柴棒写字的……千奇百怪,不一而足。
  总而言之,字写不好,怪自己功力不足吧,别去埋怨手中的笔。

上海市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地址:江浦路545号 电话:25032066 邮编:200082

沪ICP备11018171    沪公网安备31011002000548号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上午8:30~下午5:30

Copyright©2008-2011 SHANGHAI YANGP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