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English Deutsch 无障碍浏览工具 去除导航
第42期:《冼妮娜》 2014-06-24

  【《走近杨浦》大片头】
  【《我和国歌》小片头】
  (主持人)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走近杨浦》栏目的《我和国歌》节目。上一期走进我们栏目的嘉宾是历任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视唱练耳专业教授赵方幸。 这期来到我们栏目的嘉宾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近代著名音乐家冼星海的女儿冼妮娜。
  (主持人)
  冼妮娜,1939年8月生于延安,中国民主同盟成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和延安鲁艺校友会会员,是中国近代著名音乐家冼星海的女儿。1964年毕业于天津大学,退休前在浙江图书馆工作,业余从事冼星海史料的整理和研究,任《冼星海全集》编委,主编《黄河大合唱》,公开发表文章十余篇。
  (采访:冼妮娜)
  现场录音
  要说我和国歌呢,主要还是要说我父亲和国歌。在1935年我父亲从法国巴黎音乐学院毕业回国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在香港乘船,巧合的是因买不到票,和济南大学的一位学生陈立霄同时买到了两张退票。坐在了一间房间里。陈立霄看到我父亲这个样子,看上去像是个做苦力的,混身到处都是丰满的肌肉,用不完的力气,脸色是古铜的,像个卖苦力的人,但是,他还带着一把小提琴,说这个人有点神密的。到底是干什么的?经过交谈,才知道我父亲是学习音乐的。他为了学习音乐,吃了很多苦。冒着不怕饿死的危险,到巴黎去学习音乐。为了坚持学习音乐,他做过各种可以找到的杂艺,比如,饭店的跑堂,送饭啦,澡堂里的修指甲的、擦背的,还有什么喂牛啦、羊鸡啦、守电话啦、看孩子啦,所有可以找到的工作,他都去找来,为的是能够继续学习音乐。就这样,他在巴黎呆了六七年,总算在法国巴黎音乐学院学成毕业回国了。他把他的经过告诉了陈立霄,陈立霄对他很佩服,没想到你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能够在巴黎最高的音乐学府,也是世界最高音乐学府学成毕业。然后问他,毕业了你又回来干什么呢?为什么不在巴黎留下来找工作呢?他说他为了学习音乐,就是能够拯救危难中的中国。所以,他才能够冒着不怕死的危险去巴黎,拼死拼活地学习音乐,要使咱们国家的人民,咱们的民族扬眉吐气,要有自己的好歌唱,要翻身做主人。说,现在是危难当头,我们一定要号召全国的人民,中华民族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一致,去抗击和打击日本帝国主义,只有把他们给赶跑了,我们国家才能解放,才有人民的好日子。然后又说了一些事情,学音乐的好的想法,一些报复。陈立霄其实当时已经是一个中共党员了,他很佩服。没想到一个做苦力的人,能够有这么高的境界,能够把为了祖国为人民拯救危难中的中国作为自己人生的奋斗目标,他很佩服他。他交往过程中,他谈到了一些对音乐作品的认识。无形中就提到了义勇军进行曲,他说,这个义勇军进行曲太棒了,他太喜欢了。真是可惜啊。聂耳这么年轻,才23岁就遇难了,他要是活着该多好啊。他说我一定沿着他的那种道路为工农兵服务,要拯救我们危难中的中国,要这样的奋斗下去。他说义勇军进行曲是他最喜欢的歌曲之一,义勇军进行曲唱起来就使人特别坚强,勇敢。在唱的过程中,无形中自己的血液也在沸腾了。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让我们用我们的血和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是多么豪迈,为了祖国,自己的身体要全部献给祖国,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我们的祖国能够自强。他说,这时,已经到了最危难的时候了,全国万众一心,要向着敌人的炮火要前进,前进,前进,进。就是说要号召我们全国的人民,都要去与日本鬼子斗争,一定要把日本鬼子赶出我们的中华大地,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有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民族的生存,才有我们的好日子过。我父亲说我太佩服聂耳了,能够做出这样好的歌曲。这个义勇军进行曲,不但是好听好唱,还能唱出我们中华民族的心声。他说可以和法国的马赛曲相比。说马赛曲虽然好听,但是没有我们这种气势,所以他说跟马赛曲比有过和不及,我们一定要唱出我们自己的歌来抗击日本帝国主义,来争取我们民族的最后解放。


  【《我和国歌》小片头】
  (主持人)
  观众朋友们,《我和国歌》的第41位嘉宾人物冼妮娜的国歌情缘今天我们就向您讲述到这里。你还可以登录杨浦区政府网站和我们的新浪微博-《走近杨浦》在线观看。
  下一期,走进《我和国歌》节目的第42位嘉宾是现任杨浦区第十二届政协委员,圣象集团海外业务总监的黄新跃。
  好,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分享到:
标签:
相关信息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地址:江浦路549号     电话:25032066     邮编:200082

    沪ICP备11018171     沪公网安备31011002000548号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上午8:30~下午5:30

    Copyright ©2008-2016 SHANGHAI YANGP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