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 媒体聚焦| 舆论监督| 开阔视野| 索引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催办单

深度报道

一床难求 好护士更难求

《新华每日电讯》2015年12月21日7版

 

走基层 听民生

“老年护理院是许多老人生命的终点。有的老人走得很安详,有的则是和病魔拼尽了气力;有的或许下午还在和你聊天,到了晚上就突然离开了,也有的可能从你见到他的那时起,就从来没有睁开过眼睛。希望能尽一切可能,用自己的青春托起那些沉落的夕阳。”

 

新华社上海12月20日电 “如今,老年护理病床,一床难求。不过,更缺的是能够真正理解老年人需求和心理的好护士,这样的伴老护士队伍的建设,越早重视越好。”在新近的采访中,上海杨浦区卫计委负责人赵华强表达了这样的想法。

记者在基层了解到,随着“老龄社会”的到来,社会养老问题日益突出。特别是一些失智失能的高龄老人,需要专门的护理机构。但是,这样的护理机构,就算在大城市里,也是“新兴事业”,难以满足需求。在上海“资格较老”的杨浦沪东老年护理院,即期住院老人200 位,高龄患者占到73%。“老年护理病床,社会太需要了。”护理院党支部书记黄胜春说。

年近七旬的周恩生说,他90 岁的老母亲辗转多家医院,好不容易进了护理院,很幸运,但更幸运的是在这里碰到了一群好护士。在沪东老年护理院,一共有26 名病区护士,其中一半是“90 后”,几乎都是“上海小囡”。不少老年病人和家属都说,“90 后”往往给人娇气、在家连碗也洗不了的印象,但是这群小护士却能与老人相伴,能读懂听懂老年人的心声,真不容易。

老年人最需要的是理解,如果能想到他们的心里去,他们的快乐其他任何东西都替代不了的。根据护士倪璐妍的观察,老年人有时候就是“老小孩”,说不到他的点子上,他就急;但只要明白了他的心意,他的心就打开了,就会很可爱。

有一位老人,长期单身,性格有点孤僻,爱独来独往。但看得出来,他想与别人交往,想得到别人的关心,但又不大好意思。于是护士们先观察,看他爱吃面、爱吃辣,给他配菜时就有意“投其所好”。他的心思“被人猜中”,他吃得就香。渐渐地他的笑脸多了。一次搞活动,护士们与他打趣说:“我们都是你的女朋友。”那位老人笑得很灿烂,脸都有点红了。

在老年护理院里做护士,不仅要有耐心,懂得换位思考,更要有钻研的劲头,把护理看作一门学问。护士王佳菁从卫生学校毕业后,工作已经4 年,目前已获得本科学位。她说,护理是整个医疗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与医生的诊治是紧密相连的互补关系。在老年护理院,一些刚刚入院的患者,由于此前的照料不当,皮肤往往会有腐烂,伤口会发出恶臭。有时,连家属也会皱眉捂鼻。但是,作为护理人员,这些伤口和这样的臭味,里面往往传递出一些护理上的“信号”,应该仔细观察和辨别,这是学问和学理上的积累。一个护理人员,如果只会像常人一样“掩鼻”,那么这个职业是做不长的。

翻阅护士们平时的一些记录,看到徐思莹护士的一段话:“老年护理院是许多老人生命的终点。有的老人走得很安详,有的则是和病魔拼尽了气力;有的或许下午还在和你聊天,到了晚上就突然离开了,也有的可能从你见到他的那时起,就从来没有睁开过眼睛。希望能尽一切可能,用自己的青春托起那些沉落的夕阳。”

“愿护理病床更多一点,好护士更多一点。”患者家属张治荣由衷地说。目前,上海正在基层探索“市级医院-区级医院-护理院-家庭养老”老年医疗护理循环保障圈的建设,方便老年患者在不同的医疗机构间的双向转诊。这其中,“护理之翼”不可缺。(记者 李荣)

 

 

诸葛宇杰:十三五杨浦争做创业热土

《上海观察》2015年12月18日

    日前闭幕的市委十次全会提出,“十三五”时期要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

    作为上海科教资源最丰富的中心城区,杨浦将有何作为。在十届市委十次全会间隙,“上海观察”专访了杨浦区委书记诸葛宇杰。

 

创新创业、三区联动、三城融合的热土

    上海观察:作为区县主官,你是如何理解全市“十三五”规划?

   诸葛宇杰:市委“十三五”规划建议考虑得非常全面,体现了“高低兼顾”的总体思路。既有高目标的“引领”,同时也把上海发展的底线讲得非常明确,包括人口底线、土地底线、生态底线以及安全底线。

   因此,对于我们区一级党委政府来说,“十三五”规划给我们划定了明确的目标——哪些事情必须要落实,哪些底线又必须要守住。

    上海观察:下一步,杨浦区计划如何与上海“十三五”规划相衔接?

   诸葛宇杰:十三五期间,杨浦区要认真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按照市委、市政府对杨浦的定位,把杨浦区建成国家创新型城区,科创中心重要承载区要形成基本框架。

    我们在大学校区、科技园区、公共社区,“三区联动”的基础上,着力推进产城融合、学城融合、创城融合的“三城融合”,把杨浦打造成品质更高的中心城区。我们相信,在未来,杨浦会是一块“宜业、宜居、宜创”的热土,争取成为创新活动最活跃、创业最容易成功的地区之一。

 

优势与瓶颈

    上海观察:建设科创中心的重要承载区,杨浦希望在“产学研”中的哪些环节上有所突破?

   诸葛宇杰:这要结合杨浦的实际来看。我们区内有10所高等院校,100多家各类科研院所,两院院士有57人,国家级重点实验室有10个、上海市重点实验室有23个。人才的背后就是创新的源头,杨浦一定要让人才资源充分地涌流和迸发。

   除了人才优势,杨浦还有先发优势。自本世纪以来,在历届区委、区政府的努力下,杨浦的定位从“知识杨浦”到“国家创新型试点城区”,再到如今的“科创中心重要承载区”。每一次新的定位都是杨浦不断提升的契机,杨浦的城市功能也在其中日益明确。

   目标再清晰,道路再修正,原来要走弯路的,现在条件具备了就可以走直路,杨浦的发展速度也会变得更快。

    上海观察:那么,杨浦还有哪些瓶颈要破解?

   诸葛宇杰:杨浦要“拆围墙”,要把有形、无形的围墙都打破,最重要的是要放宽对创新要素合理流动的诸多限制。

   具体来说,目前有两大流动瓶颈亟待解决。

   第一大流动瓶颈在高校,要打破高校体制壁垒,促进创新成果充分溢出。近期,我们正与复旦大学合作,共建“两院两联盟”——产业技术研究院、城市发展研究院和大学生创业联盟、江湾产学研联盟;与同济大学共同推进的环同济知识经济圈产值今年有望超过300亿。

   另一大流动瓶颈在技术市场,要促进科技创新成果在市场中配置。针对各创新主体之间联动不紧密、协同创新机制不完善等问题,我们要重点发展科技中介等服务性平台。

    上海观察:优势与瓶颈都已明确,那有没有制定具体目标?

   诸葛宇杰:我们提出杨浦要打造三类高地:一是,建设知识技术策源高地,这主要依托我们丰富的高校科研院所资源;二是,实现技术转移集聚高地,为各类科技型企业提供更加精准的科技服务;三是,打造新兴产业孵化的高地,计划每年孵化大学师生创业企业200到300家,使杨浦的创新创业链更加完整。

   此外,杨浦计划分三步实现建设科创中心重要承载区的目标,即到2016年底,完成科技创新中心重要承载区基本布局;在2020年前,形成科技创新中心重要承载区框架体系;等到了2030年,着力体现科技创新中心重要承载区核心功能。

   目标已经明确,接下来就需要杨浦党员干部真抓实干了。

 

大学路上的咖啡店

   上海观察:能不能举一个杨浦支持创新创业的小例子?

   诸葛宇杰:复旦大学边上有条大学路,全长590米。在那里,有一家叫“IPO Club”的咖啡店,只要晚上有创业者在里面,咖啡店就不会打烊。现在,我们不仅把一楼门面拿出来做咖啡屋,二楼也尽可能腾出空间,让青年创业者们在这里能有互动,能有共鸣。从表面看,大学路上是咖啡店林立,但我们更希望这里未来能成为创业大咖的云集之地。

   韩书记指出,政府不是裁判员,也不是运动员,政府要做好服务员。我们就是要完善机制,营造环境。我们希望像大学路这样的环境,能让创业者走的进来,坐的下来,聊的起来,最后留的下来,留在杨浦,留在上海。

   有空的时候,我也会去大学路上走一走,听听青年人之间的交流,真切感受到浓厚的创新创业氛围。

    上海观察:大学路只是杨浦的个案吗?

    诸葛宇杰:接下来,我们还要打造一批创业街区和创业社区,比如国定东路与长阳路,按计划能在2016年基本建成。

   我们希望在这些路周边营造成出创新创业的氛围,让更多有志人士来杨浦。创业者来了,风投就来了,科技服务的机构也来了,链条就形成了。链条有了,基数就大了,蚂蚁雄兵有了,大象就可以长出来了,最终大象就可以站起来了。既有铺天盖地,更有顶天立地。

   上海观察:当创业者还是“小蚂蚁”的时候,很现实的问题就是,如何解决中心城区高昂的物业成本。

   诸葛宇杰:杨浦区有不少老厂房,这些厂房是非常宝贵的资源。前段时间,区政府和宝钢、上海电气两大企业签订了战略合作的协议,拟将老厂房拿出来整体转型,改造成别样的创新区。

   我们还考虑在杨浦合适的地方,利用一些资源,提供例如小米公寓等服务,满足创业者的各种需求,让创业者能留得下来。

 

 

杨浦区启动一批老厂房改造,慢行系统、开放空间、海绵城市等概念体现在方案中——

修车大爷为啥“进驻”众创空间

《文汇报》2015年12月9日头版头条

 

 

 

 

 

 

    右图:闲置多年后,上海钢琴厂旧厂房将改造成以绿色建筑产业为主题的创意园区。本报新媒体中心 张挺摄

 

编者按

  现代城市更新行动发轫于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与单纯以优化城市布局、改善基础设施为主的“旧城改造”不同,“城市更新”综合了改善居住、整治环境、振兴经济等目标。大规模旧区改造渐入尾声的上海,在“规划建设用地规模负增长”“以土地利用方式倒逼城市发展转型”的要求下,今年年初提出把“城市更新”列入上海市政府重点工作。对于城市中土地功能需要转换的地区进行调整、整治、再开发,毫无疑问是题中应有之义;对于历史风貌区和历史建筑的保护,乃至基于保护原则对周边环境展开调整,努力实现延续城市文脉与改善当地居民生活这一双赢结果,渐渐在上海不少地区成为自觉追求;更加值得期待的是,一些“理念更新”的地区,悄然开始了对社区网络结构、邻里关系和心理定势、情感空间等软环境进行延续与更新的探索。

  本报记者试图借由文字和图像这两种记录方式,依托纸张这种能够让读者铺陈想象的“平媒体”和互联网上能够让读者眼睛动起来的“屏媒体”之间的融合,和读者一起去触摸上海这座城市正在发生着的“更新”,一起去探究解决影响甚至阻碍城市发展的城市问题。

 

  长年在惠民路、怀德路路口摆摊修自行车的大爷,今后兴许会移步一墙之隔的创意园区“办公”。位于杨浦区的上海钢琴厂旧厂房,闲置多年后投入改造,将建成以绿色建筑产业为主题的园区。鼓励“慢行”的园区设计者准备开辟自行车停车场,邀请修车大爷就近设摊。

  正如自行车在城市交通系统中的角色变迁——从主流到边缘,如今又有回归之势——人们的城市生活理念也在经历某些回归,慢行系统、开放空间、海绵城市等概念的出现就是证据。老工业城区杨浦区启动了一批老厂房向“众创空间”转型,这其中,前述概念的渗透随处可见。

 

慢行:是不得已,也是新选择

  上海钢琴厂久已没有乐声流淌。公司搬迁,空留1.8万平方米老厂房在江浦路上,一道围墙拦截了外部好奇的视线。

  设计师决定拆掉围墙,让园区外沿与周遭街区自然衔接,成为开放空间。几个原是生产车间的楼面和英国人在1920年代建造的最老厂房,都将以原来面目呈现。如果细心打量,还能在二楼墙面读到特定年代的标语。

  老厂房的改造运营由上海杨浦科技创新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合作进行。深圳建科院研发中心总工李雨桐介绍,园区计划引进十多家绿色建筑产业链上的企业,体量虽不大,但设计感和技术值要体现与定位匹配的水准。

  邀请修车大爷“进驻”的计划,可以视作园区“慢行配套”的一部分。钢琴厂改造后,只能容下一个小型立体车库和几个广场停车位,加起来能停40多辆车。李雨桐说:“拿不出停车空间是市区老厂房改造常见的问题,我们鼓励公交出行,主要依赖市政交通,方圆两公里有2座地铁站、11处公交站。5公里以上建议公交出行,园区解决‘最后一公里’,分时租赁电动汽车用作摆渡接驳,园区会建电动车充电桩;3公里以内建议骑车,园区有自行车停车点,楼上修建了淋浴房,夏天骑车出汗了可以冲淋后再进办公室。”“慢行,既是城市交通导致的不得已,也是很多年轻人的生活理念。”李雨桐家住新江湾城,距离园区7公里,早高峰开车1小时20分钟,“其实骑车反而更快吧?”

 

从中央空调到独立空调

  工业年代给杨浦区留下众多老厂房,每一所建筑都有各自的传说。

  上海钢琴厂的最老厂房曾是中国首家钢琴制造厂“谋得利”的旧址,斯特劳斯等国产钢琴品牌的技术都可溯源至此;昆明路640号曾是亚洲最大的鞋钉工厂,贡献了上海制鞋业2/3的产量,闲置十几年后被改造成“亚町文化创意园”;占地10万平方米的上海矽钢片厂,曾是热轧矽钢片行业的龙头企业,如今是以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为主打的“城市概念园”。

  新的产业形态和生活理念,伴随改造后的老厂房亮相。

  上海荣广商务中心有限公司开发的城市概念园是杨浦区最早实现转型的老厂房之一。到杨浦区之前,荣广的地产项目集中在中心城区。“上海产业结构转型是从中心城区往周边扩散的,2007年我们接了上海矽钢片厂项目,那时中心城区已开发得差不多了。”上海荣广集团总裁朱欣晔介绍,“十一五”期间杨浦区计划节能8万吨标准煤,矽钢片厂占了4万吨。

  “当时计划针对软件和信息服务行业进行招商,建筑设计也按互联网从业者的需求来做。”朱欣晔表示,互联网从业者对地段敏感度低,偏爱宽松、安静的办公环境。“传统公司朝九晚五,到下午6点写字楼的中央空调关闭,各处门禁关闭,加个班很麻烦。互联网公司的年轻人没有固定下班时间,所以最起码中央空调要改成独立空调。”

  从业者对办公场地的要求,透露出“开放”和“去中心化”的互联网精神。“楼房一层用作车库,不设封闭式围墙,确保通风透气。没有作为‘中心’存在的大堂,电梯不扎堆安装。开车上班,直接停到离办公室最近的地方,上下电梯不用排队。”朱欣晔说,园区一侧的双阳支路沿街铺面开发成美食街,“招商只招小餐饮,中餐西餐、川菜湘菜、早餐正餐外加便利店,确保口味错开,不受欢迎的自动淘汰。我们考虑过自己办食堂,成本划不来,而且食堂是一套厨师‘一招鲜’,没法适应年轻人多变的口味。”

  自2011年7月第一批企业入驻,城市概念园早已客满,成为杨浦区产业转型的标杆。产业园区的人性化、个性化设计理念,既是新业态的特色,也符合城市人的新需求。

 

绿色改造和一块旧砖

  深圳建科院想把钢琴厂项目做成“既有社区绿色化改造”的样板,引入了诸多绿色技术,比如中水处理系统和模块化立体绿化。通过铺设透水砖,建设雨水花园、下凹式绿地办法,园区可以减少30%的雨水外排,降低市政排水设施的负担。园区自建中水处理系统,每天可以处理近20吨污水,园区冲厕、景观灌溉100%使用中水,预计可节约一半的市政供水。李雨桐告诉记者:“每个建筑单元的绿色化改造,都有助于缓解市政设施的压力,希望钢琴厂的绿色技术有机会在更大范围推广。”

  上海鞋钉厂的改造,流露出更多人文色彩。这个厂房留有百年老墙,留有幸存于“八一三”轰炸的屋面横架梁,它们都被融入新的设计。建设方甚至从附近旧房子里挑出两千多块砖块,重新加以利用。在高速发展的时代如何保留历史,鞋钉厂用建筑的语言作出了回答。

  根据杨浦区规土局的数据,该区共有土地面积500平方米以上的存量工业仓储用地共670幅,占地约880万平方米。区发改委牵头调研了432幅仓储用地,其中29.4%仍保留工业、仓储用途,60.9%已用作出租经营,9.7%由政府推动建设园区。

  杨浦区发改委主任左卫东表示,根据杨浦区建设上海科创中心重要承载区的规划,今后将对更多旧厂房和具有历史价值的老旧社区进行调整,建设创新创业空间,“希望城市更新的幼苗,能从老厂房的改造中孕育。”(记者 钱蓓)

 

 

江湾五角场综合交通示范区建设推进顺利,一大批方便市民出行的措施逐步落地———

“微枢纽”破解交通“堵心事”

《文汇报》2015年12月25日 头版头条

 

 

 

 

 

 

 

    在“微枢纽”范围内,所有指示牌均为立体指向,更方便行人寻找目的地。(记者 陈龙 摄)

 

    不少杨浦区及周边的居民周末会去五角场消费、休闲,不过,一说起这里的交通状况,有时不禁让人觉得,休闲也是一件让人有点“堵心”的事儿:这里的地铁站离核心区域商场的距离可不近,公交拥挤,打车困难。如果自驾的话,停车又是一位难求……

    但类似情况正在逐步改变。今年年初启动的江湾五角场综合交通示范区建设正在稳步推进,一大批方便市民出行的措施年底前正逐步落地。杨浦区的思路是,以交通升级改变道路拥堵、停车困难的局面,实现交通与城市综合治理的整体升级。而市交通委也表示,要推动江湾五角场综合交通示范区建设试点,力争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经验。

 

“微枢纽”快进快出

    杨浦区交通管理中心书记曾惠峰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喜欢在五角场“扫街”。

    “经常有人从地铁出口出来,问我要坐公交车该怎么走。”曾惠峰说,“但其实公交车站就在附近,为什么大家都会这么问呢?”

    曾惠峰和团队一起研究发现,由于历史原因,目前五角场地铁和车站并不是一一对应。以位于四平路西侧的苏宁电器为例,此处有地铁10号线4号口,但配套的公交车站却在几百米之外,对不熟悉的人来说并不好找。而由于进入苏宁地下车库的车辆与出租车扬招点的车辆并行,市民如果想打车,又要在车流里窜来窜去,既不方便又不安全。

    能不能设立一个“微枢纽”,为步行、骑行、轨道交通、公交车、出租车等不同的交通需求提供信息呢? 这样的“微枢纽”比普通的公交枢纽占地小,但功能更丰富,能最大程度为乘客提供便利,“只要找到这个枢纽,就能快速离开五角场。”

    在该理念之下,本次改造中,五角场和新江湾城地区将建立一批公交“微枢纽”,而第一个点就设在苏宁电器门口。

    从地铁10号线五角场站4号口出来,不远处就能看见“微枢纽”公交站点,这里汇集了405路、307路、325路等公交车,公交站台上的屏幕动态显示着不同线路车辆预计到站时间。挨着公交站点,就有出租车扬招点。

    再往前走十步左右,立着一个4米高的智慧路灯。智慧路灯具备“十八般武艺”,不仅能照明,还能一键叫车、一键求助。市民可通过路灯杆上的触摸屏查询地图、浏览新闻,以及获得公交、商圈、地铁等各类信息。距离智慧路灯不到二十步路,有一个新设立的公共自行车停车棚。这里整齐地停放着数十辆绿白相间的自行车,市民凭身份证及复印件可在此申请办理租车服务。

 

让停车位“活”起来

    “扫街”中,团队又发现了一个问题。五角场核心区域的停车位供不应求,而稍微靠北的创智天地的停车位却空着,不少车主都不愿意多走一段路,把车停远一点。曾惠峰询问了不少车主,原因很简单:一是碰到刮风下雨,大包小包来回走不方便;二是这一段路上没有可逛的商店。

    有鉴于此,一个关于停车引流的地下空间工程正在建设中。在淞沪路的地下,一条全长近500米的地下商业街从政学路开始,一路延伸到万达广场、百联又一城。记者在建设现场看到,道路两边共有13个出口,通往创智天地、江湾体育场、中环国际大厦以及公交枢纽等,连通五角场核心区和周边区域,通过扩大商圈的方式,吸引市民把车停得远一些,再笃悠悠地逛回来。

    另外,过去车辆在停车库外排队,是造成拥堵的重要原因。为此,五角场万达广场、百联又一城停车库已率先采用“车牌自动识别”技术,门口拍张照,车辆无需停靠,直接入库,出库时自动计费。同时,车库内还安装了反向寻车系统,解决

    找车难问题。车主只要在系统内输入车牌的部分信息,就能迅速找到车辆停放的位置,并根据系统指示找到最合理的取车路线。

    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他们正在考虑开发手机预约车位的服务。不少互联网公司表示出了浓厚兴趣,希望能开拓出双赢的全新商业模式。

 

交通升级需换位思考

    目前,市交通委联合杨浦区政府前期组织开展相关调研,明确区域交通改善的目标和原则,形成了“完善道路网络服务水平”“提升公共交通服务能级”“均衡区域停车供需矛盾”“提升诱导系统服务范围”“实现区域职能交通管理”等五大类15个实施项目。

    但是,要真正解决交通顽症,不仅需要硬件更新,更需要软件升级,也就是要换位思考,从细节入手,从服务入手。曾惠峰举例,“微枢纽”的建立将方便市民综合性的出行需要。问题是,届时公交车

    多了,进站出站会不会对冲;打车方便了,出租车、约租车都来了,会不会抢生意;公交车和出租车之间会不会形成新的交通拥堵……“这一方面需要我们在设计‘微枢纽’的时候,考虑更多的细节,”曾惠峰表示,“另一方面,在投入使用之后,我们更要加强现场的服务和疏导。”

    五角场客流巨大,从城市安全的角度考虑,急需一套完备的常态管理和应急处置机制。杨浦区拟建立区域智能交通管理中心,形成智能管理与现场管理相结合、宏观管理与微观管理相结合的交通管理模式;重点区域增设视屏监控设备,完善区域机非隔离设施、停车隔离设施,促使区域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各行其道,公交车、出租车、机动车规范停放,形成安全有序的交通运行秩序。

    未来,随着轨道交通10号线北延伸段和18号线的建设,至2020年,江湾五角场地区内骨干道路网络将基本形成,支路网络将更加密实,路网密度将达到5.3公里/平方公里以上。交通升级保障整个区域发展的升级,一个升级版的“五角场”正在成型。(记者 张晓鸣)

 

 

从仓库里的街头篮球梦到11家分店10万会员,民间资本实现成功造血

洛克公园:体育场馆的民营模式

《解放日报》2015年12月20日 头版头条

 

 

 

 

 

 

 

洛克公园的草根篮球赛总是会吸引众多篮球爱好者。 姚勤毅 摄

 

  10年前,几个酷爱篮球的上海小伙子,以美国纽约的篮球圣地洛克公园为蓝本,将杨浦区的一个旧仓库,改造成了上海首家带有浓厚街头文化氛围的篮球馆,也取名洛克公园。

  “当时想法很简单,上海喜欢街头篮球的人不少,有这样的平台一定受欢迎。”创始人戴富祺也没料到,10年后,洛克公园已在上海拥有11家分店,早已不仅是上海街头篮球的代言——它打破过去体育场馆的传统模式,融合家庭、娱乐、休闲等元素,搭配独有的衍生服务,短短几年时间里,会员数已猛增至近10万。“目标是在2020年,达到全国50家店,会员达到50万,并启动上市计划。”戴富祺自信地说。

  洛克公园,已成为民间资本在大都市运营体育场馆的一种新模式。

 

10万“粉丝”怎么来?

  住在浦东三林的银行职员刘凯,每周都会约三五好友,雷打不动地去洛克公园三林店打两场。他那300人的篮球约战微信群里,几乎都是洛克公园的会员。大部分人和他想法一致:选择洛克公园,一是价格不贵,二是服务和体验非常好。

  篮球场一人30元就可以畅打,且女性免费;足球场300元可包场一个小时,人均不超过50元。在充值卡里充上50元,即可成为洛克会员……在健身已成刚需,场地越发难订的上海,这样的价格的确不贵。但戴富祺认为,洛克公园的核心竞争力并不在此。“你去看看便知!”

  记者先后来到洛克公园的三家分店,有感于别具一格的视听和运动体验。几乎每家店的鲜明特点就是时尚有腔调。不论足球场的用料和颜色,篮板设计还是场地内外各个角落的涂鸦,都是“最街头、最潮流”的设计。同时,场馆还用最热门的流行音乐来烘托气氛。在硬件设施上,用专业的人工草皮、球门、照明灯,球场周围和顶部都装有护网,显得十分专业和安全。

  衍生服务则是“洛克”招揽回头客的杀手锏。在那里,运动者不但有更衣室,可以洗热水澡,甚至还能干洗衣物。场馆增加许多配套设施,有时尚酒吧可以坐坐,有西餐可以享用。洛克公园还不断创造条件,使前来运动的市民形成运动习惯。比如每年5月到10月,公园会发起近百场不同主题的草根赛事。不菲的奖金,加上与虎扑、乐视等合作实行线上转播,吸引市民前来参与。

  公园每年还为会员们准备不少福利,把诸如姚明、麦迪、格里芬等篮球大腕以及“黑人”陈建州这样的娱乐明星请来球场,和会员们互动交流。又比如通过和培训机构的合作,请来专业教练进行辅导等。洛克公园还通过微信公众号和微信群发布消息,组成线上交流的网络,专属的社区APP也将于明年上线。

 

体育场可以和商场“联姻”?

  去年印发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明确,鼓励社会资本进入体育产业领域,建设体育设施。然而民营体育场馆如何赢利,是其中一大难题。尤其像足球、篮球这样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运动项目,往往是场地要求高,租金高,但收费却绝不可能走贵族化路线。洛克公园是如何成功造血的?

  “一定要说秘诀,可能一是选址,一是运营模式。”戴富祺说。记者了解到,洛克公园11家分店,几乎都是用购物中心、大卖场的“边角料”改造而来。如洛克公园三林店利用的是购物中心旁的一块收益不佳的旧停车场;吴中路店是大卖场废弃的办公区域改建的;七宝店前身是购物中心空置的楼顶空间。

  这样一来实则形成了共赢。据了解,洛克公园的总经营面积已经超过4万平方米,但租金要比利用成熟的体育用地便宜不少。而这也利于洛克公园把大部分成本,用在了对场馆的改造和装修上。据透露,11家分店的装修费都在300万到500万元之间。相对的,商场业主考虑到健身场馆可能带来的人气和客流,也欢迎洛克公园的进驻。

  而当体育场馆和“Shopping Mall”(购物中心)成功合体,孕育出一种被称作“Sport Mall”(运动购物中心)的新模式——体育场馆不再是单一的仅供人们运动的出租场地,加入了鲜明的家庭娱乐、休闲的新定位。“比如丈夫在里面踢球,老婆孩子可以在休息区域上网、看涂鸦,或者打打棒球,学学跳舞、玩玩飞镖。同时,他们也可以选择在商场里购物。毕竟这里配套成熟、便捷,也有充足的停车位。”戴富祺认为,今后体育场馆不仅是比设施、比价格,更要比服务和附加值,新模式就有这样的优势。

  “Sport Mall”一方面形成了多元化的二次消费,一方面也是从会员本身的需求出发。有了这样的前提,洛克公园的“家庭成员”自然多多益善——目前为止,除了篮球足球这类标配,洛克公园每个分店都各自有了主打的“副业”:棒球、射箭、跆拳道、街舞等等。戴富祺表示,如果可能,未来的洛克公园将涉足一切可能的体育领域。

  “Sport Mall”并非洛克公园首创。早在十多年前,日本、台湾、新加坡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模式。台湾的体育场馆品牌“Action Zone”就将高尔夫球场、赛车场、极限运动场一起搬进了商场。

  洛克公园的盈利方式也随着发展正在慢慢改变。“虽然目前我们一半的收入来源,还是在门票收入。但其他收入的占比与日俱增——通过衍生服务和运动产品,通过分销场馆内的广告位和自主赛事的冠名,通过开设店中店和线上线下联动,出售鞋服等周边产品……”戴富祺介绍,目前已有11家品牌,先后和洛克公园达成了合作事宜,一年的赞助金额超过400万元。

  戴富祺说自己赶上了好时候,因为国家政策上支持,但他和他的团队也有烦恼,“毕竟利用市中心的一些屋顶、空地改造成球场算是这几年才产生的新事物,产证等问题经常困扰他们。我们希望得到有关部门的支持。” (记者 姚勤毅)

 

 

杨浦区江浦街道通过楼组建设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熟人社区”唤醒邻里新空间

《新民晚报》2015年12月6日 头版导读 2版

  搬进了漂亮的商品房小区,居住条件好了,浓浓的邻里情却消失了;房子住得越来越大,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了。这是近年来许多市民的感受。因此,有25个居委会、近10万常住人口的杨浦区江浦街道,把楼组建设作为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的一个载体,打造“熟人社区”,唤醒了一个又一个沉睡的邻里新空间。

 

楼委会设立互助点代收快递

  位于杨浦区兰州路的金鹏花园1号楼有一个特别的电梯角:一张整洁舒适的沙发旁摆放着一个报架,上面放满了各种报刊杂志,早晚高峰时,老人和孩子坐在沙发上等电梯,这样的场景让人觉得十分温馨。

  金鹏花园建于上世纪90年代,硬件环境不如新的商品房小区,比如1号楼就有24层、居民168户,住户多达近400人。由于住户较多,邻里之间关系淡漠,原先楼道堆物,高空抛物等现象时有发生。能不能通过自我管理,互帮互助,引导居民摒弃陋习?于是,1号楼去年成立了楼委会,成员由居民推举产生。楼委会首先制定了《居民公约》,约束居民的不文明行为,随后,又在大楼内设立了互助点,由每户居民选派代表轮流值班,不仅巡视楼道,还为居民代收快递、代取药品、代购物品……邻里之间距离拉近了,居民们实实在在感受到了“远亲不如近邻”的好处,也积极参与到楼组自治中来。如今,楼道堆物、乱扔垃圾等现象基本消失了。居民们不仅自掏腰包将楼道修饰一新,还放置了沙发、盆栽,环境越来越好了。

 

楼组议事会促使物业费调价

  楼组是基层社区治理的最基本单元,也成为最有效的自治平台。如今,在杨浦区江浦街道的86个住宅小区和1402个楼组中,已有99%的楼组像金鹏花园1号楼一样开展了自治。

  辽新居民区以相邻楼组为单位,成立了20余支“能工巧匠”服务队,热心解决楼道里电灯更换、管道疏通等问题,为居民解决了急难愁;阳明居民区从楼组入手,发起签订《文明养狗公约》,每个楼道专设“狗狗电梯”,并在小区中设立了“宠物便便屋”,宠物扰民问题不复存在。

  位于大连路的金上海居民区自2010年起,在全部35个楼组中开展各具特色的楼组自治,居民区还在2014年成立了“竹林小屋”党群议事会,推动小区事务民主协商,如去年针对物业费调价,议事会成员在统一思想后,分头做好居民工作,最终使物业费从1.5元调整至1.8元。

 

“江浦大叔”成为志愿者

  有了温馨的熟人社区,有了和谐的邻里空间,也使越来越多的居民走出家门,参与到社区工作中来。在人们的印象中,无论是广场舞、大合唱,还是志愿者活动,参与的都是大妈居多。最近,江浦街道举办了重点整治“四大陋习”精神文明宣传活动。在为期一周的“清洁家园”行动中,社区干部以及居民区志愿者走进小区花坛,来到马路,清洁小区、清洁道路,呼吁市民抵制“高空抛物”“行车抛物”“楼道堆物”等陋习。

  在志愿者中,一群身着红色志愿者队服的“江浦大叔”格外引人注目,他们共有五六十人。队长丁百龄是大连路居民区的一位社区志愿者,长年在社区内巡逻,默默用自己的行为改善社区的面貌。他说:“红色象征我们燃烧不尽的热情和余热,象征勇敢和勤劳。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志愿行为,动员更多的居民参与到美化我们的家园工作中来!”(首席记者  邵宁)

 

 

四平社区迎来“超级变变变”

窨井盖会微笑 变电箱讲故事

《新民晚报》2015年12月23日头版导读 9版

 

 

 

 

 

 

 

 

    由杨浦区四平路街道与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共同主办的“四平空间创生行动”近日启动。设计师们将家居设计“移植”室外,一个个温馨的公共空间,让人们产生“家”的认同感。经过设计改建的围墙、座椅、阅报栏、窨井盖,甚至变电箱、垃圾房,都变得更有趣味,透出创意的魅力。

  图为抚顺路上用亚克力搭建的创意装置作品——《暂短的持久》 (杨建正 摄影报道)

 

    “呀,快迟到了!”一个身体圆圆的上班族,拎着公文包边走边看手表;“热死啦!”大夏天的,太阳公公也忍不住了,拿起一杯饮料喝了起来;蓝色的海面上升起一组麦克风,发出了动听的音乐……你能相信吗,这些让人脑洞大开的图案,都是画在窨井盖上的?

  这几天,走在杨浦区的铁岭路、抚顺路、苏家屯路上,你会时不时撞见各种各样的创意设计:不仅窨井盖会微笑,变电箱上也讲起了故事——一个漫画人物正骑着自行车急速前行;一抬头,街角的铁栅栏变成了一堵风车墙,风一吹,数十个风车纷纷转动了起来;无人使用的公用电话亭,被改成了手机充电站,充电设备还是手摇的,这个设计项目叫做“来电”,一语双关……

  这一切,便是由四平街道与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共同主办的“四平空间创生行动”。这个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工人新村为主的老旧社区,因此而来了一场“超级变变变”。3个月来,艺术家、设计师、建筑师、大学生、留学生们,走进社区的角角落落,了解居民对公共空间的需求,将创意设计思维和居民日常生活及社区服务联系起来,使公共空间的品质得到改善,焕发出生机和美感。

  抚顺路上有一组“镜圈”设计十分引人注目,外国艺术家Blackwell将两张银色的镜面切出6个同心圆,交错摆放,组成了座椅、圆桌,可供多人在此闲坐聊天,镜面反射出周边环境,营造出一种奇幻的效果。“镜圈”对面,设计师刘洋在一块空地安上了儿童玩乐的钻爬设施,还增加了一个沙坑,一座蓝色的“小山”,给老公房社区的孩子增添了户外活动空间。再往前走一段过鞍山路,人行道上有个休闲角,栽上了彩色“蘑菇”,放上了狮子图案的跷跷板,变成了“绿野仙踪”童话世界。这些蘑菇、跷跷板,都是回收材料做的。这些创意作品的想象力,令居民们赞不绝口。

  “四平空间创生行动”于12月19日开幕,将持续到明年3月份。这个活动共有50多个大大小小的项目,隐藏在四平街道的一条条社区道路中,相信感兴趣的市民,可以将这些创意作品一一找到。(首席记者 邵宁)

 

 

创建全国文明城区当自己的梦想改造家(节选)

——来自科创承载区杨浦的创全实践

《解放日报》2015年12月18日4版专版

    在一个人口多、底子薄、城市基础设施相对薄弱的区域,怎么创建全国文明城区?在一个处于大开发、大建设的关键时期,发展需求迫切、城市管理任务繁重的区域,如何创建全国文明城区?杨浦正好处于这样一个历史和现实的交汇点上,经过一年的努力,他们交出了属于自己的“创全”实践——

  各个部门行动起来了。今年以来,完成主干道盲道维护整修33018平方米,改造公共厕所7个;改造医院等无障碍设施18个;完成新建街头绿地10块共3.48公顷,整治19条(段)道路;先后组织春季梳理、夏季攻坚、秋冬季保长效等系列综合整治活动,立案查处各类违法行为13548件,拆除职责范围内违法建筑1129件40098平方米。多部门联动联勤,检查工地287次,立案查处建筑渣土违法违规行为605起……补短板,让城区面貌和居民生活环境明显改善。

  更可喜的是,区域内的老百姓也行动起来了。在街头,他们志愿维持秩序、随手拍下环境市容问题当起“啄木鸟”,为工地围墙画上有趣的“涂鸦”,在小区里,他们倡导文明养宠、创建星级楼道、想出各种绝招对付生活陋习;在家里,他们培育好家风、好家训、好家教;尊老爱幼,孝敬长辈,诚实守信,提升文明素质。他们说,环境好了,老百姓得益。在环境改变的过程中,“我们不是坐享其成,我们要‘当自己的梦想改造家’。”

  城区的文明程度,与这一地区的发展息息相关。在杨浦区委看来,杨浦的发展不能仅仅只是经济等硬指标的大幅增长,更要有文明素养、社会风气等软实力的提升。作为上海科创中心的重要承载区,为杨浦百姓打造更加优美、宜人宜居的生活环境,为杨浦企业营造更加开放、宜业宜商的投资环境,为杨浦经济发展开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局面,是“创全”一切行动的出发点。

 

 

文明杨浦:一场全区总动员的“创全大合唱”(节选)

《文汇报》2015年12月22日4版

    2015年2月,上海市杨浦区获得全国文明城区提名资格。

    2015年4月,杨浦专门召开全国文明城区创建工作动员暨“双创”工作总结大会。随后,为期近一年的“创全”工作正式拉开帷幕。

    对杨浦来说,这是一场全区总动员的“创全大合唱”。

    围绕“为民、利民、惠民”的主题,杨浦把以人为本、服务群众的理念贯穿创建工作始终,力求通过扎扎实实的创建,切实提高城区管理水平,改善城区发展和居民生活环境,打造上海科创中心重要承载区,提升市民文明素质和城区文明程度。全区各级党政组织和广大干部齐心协力、步调一致,驻区单位高度认同、积极配合,居民群众充分理解、广泛参与,营造了全区上下同创共建的氛围,凝聚起了强大的创建力量,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杨浦道德楷模礼赞

燃道德灯 创文明城 (节选)

《新民晚报》2015年12月18日8版

    时代进步离不开道德风尚的引领,精神文明建设需要草根群体的正能量。近年来,以全国道德模范、中国好人榜上榜者、感动上海十大人物、上海精神文明好人好事获得者、“杨浦好儿女”等为代表,杨浦区道德模范人物薪火相传、层出不穷。这批先进典型人物,是杨浦区公民思想道德建设成果的重要体现,是各行各业涌现出的道德标杆。特别是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区、建设上海科创中心重要承载区的进程中,先进人物们扎根老工业区,耕耘奉献于创新热土,彰显了道德力量和大爱之美。今天,就让我们认识三位来自杨浦区的道德楷模。